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州星星家园(工友家园)

天下打工是一家

 
 
 

日志

 
 

【2013打工春晚完整版】  

2013-02-16 16:3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打工春晚完整版来了】由于电视台播出版时间有限,很多精彩的节目都经过删减了,这个是完整版的【2013打工春晚】,请朋友们广泛传阅,我们家园志愿者们的节目《搬家》和《工资单》分别在第35分钟和第90分钟哦!

打工春晚——三亿打工者的春晚!祝大家春节愉快!


【2013打工春晚完整版】搜狐视频:http://my.tv.sohu.com/us/136603556/52483595.shtml

【2013打工春晚完整版】优酷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EzMzcwNjIw.html


【2013打工春晚完整版】 - suzhougongyou - 苏州工友家园


凤凰网:中国电视史上第一台打工者包办的春晚想替3亿人传递心声 带去快乐



2013年01月27日 03:04
来源:都市快报




原标题:中国电视史上第一台打工者包办的春晚想替3亿人传递心声 带去快乐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1/27/21637806_0.shtml



1月26日是崔永元第二次主持“打工春晚”,他与同心实验学校校长沈金花(右)邀“草帽姐”清唱一曲。

2013打工春晚·台前

记者 黄小星 发自北京 网友“藏一疆”供图

他是一个裁缝,密密麻麻的针脚,是他生活的注脚;

他是一个钢压膜工人,银光闪闪的模板,照不亮他流水线上的日子;

她是一个家政女工,雇主从来都只叫她“保姆”,忘记她真实的名字叫“金凤”……

但2013年1月26日下午,在由公益组织北京工友之家和陕西农林卫视主办的“打工春晚”的舞台上,他们都是自由平等的表演者与歌唱者。

总导演、工友之家骨干王德志说,这是中国电视史上,第一台由打工者自编自导自演的春节联欢晚会。

打工者需要说出心里话

穿着红色灯芯绒中山装的崔永元,提前45分钟来到团中央礼堂。

当他穿过通道进入后台,许多记者举起相机,快门声此起彼伏。崔永元没有笑,直到他看到跳开场舞的孩子挥舞起扇子,脸上才流露出一丝笑意。

晚会中,他不止一次地提到去年演出的“篷子”。2012年1月8日,他接受工友之家的微博私信邀请,翘掉中国慈善年会,出现在皮村没有暖气的小剧场。

没有大腕,17个节目全是打工者的原创;没有像样的服装,许多演员穿着棉袄就上去了。崔永元却在“篷子”里说,那是他主持过的条件最简陋、规模最小,却是让他最感动、亲切与温暖的春晚。

“这个时代需要真实情感的表达,近3亿的打工群体,需要表现自己精神文化的舞台,需要说出心里话的地方。”继去年那场“自娱自乐”的打工春晚之后,北京工友之家总干事孙恒,继续策划起2013年打工春晚。

今年,共青团中央权益部为打工春晚免费提供舞台,陕西农林卫视主动联系孙恒合作,并且负担晚会大部分经费。

站在比“篷子”庞大与华丽得多的舞台上,崔永元一如既往地幽默亲和:“明年的打工春晚,咱们搬到人民大会堂去演!”

他认出了台下的李川南,向他挥手致意。去年7月21日,61年一遇的特大暴雨突袭京城。蜗居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旁的152个农民工,因为救人被赞为英雄,李川南是其中之一。

为打工者送上希望和快乐

今年的打工春晚共有24个节目。参演者大多是来自一线的打工者。和去年相比,多了来自香港和台湾的工人乐队,还邀请到了旭日阳刚组合、小香玉、网络红人“大衣哥”“草帽姐”,因“中国梦想秀”广受欢迎的深圳柠檬树街舞组合等。

在台下,崔永元告诉一个记者,他其实更想打工春晚在村里演,也更想晚会少一些公众人物或明星参与。

不过,这里所有的登台者都是义务演出,要求所有的节目必须原创,必须反映打工者真实的生活。

舞台大、观众多、电视转播……这让孙恒和王德志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忙活。

各种繁琐的事情纷至沓来。筹备阶段,王德志在微博上接到许多打工者的私信: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要被“遣送”回原籍考试,询问晚会能否呼吁进一步放开异地高考政策?也有一些打工者质疑:“你们的晚会能帮我们讨回工资吗?能帮我们抢到回家的火车票吗?”

“一场晚会承受不了太多宏大的意义,我们愿意继续通过晚会,为打工者送上希望和快乐,也把他们的心声传递给更多人听。”孙恒对都市快报记者说。

与去年类似的或许是,除了团中央权益部免费提供舞台,以及加班加点完成保卫工作,这场“打工春晚”,依然没有来自“官方”的帮扶和支持。

每天像机器人一样工作 他想到寻死

在台上,每个传递心声的音符,都与现实的打工生活碰撞出火花。

苏州工人闫青军,在台上唱着对“工资单”的期盼。歌里的他,被一张工资单束缚,现实中的他做过油漆工,整天被“关”在几平米的房间;在一间电子厂,没有活干,老板就要他们坐着,看着时钟一分一秒地走过……

同样来自苏州的表演者全桂荣,思绪也回到了11年前。那一年,20岁的他,收拾起简单的行李,逃离打了两年工的广东普宁,一路向西。表面波澜不惊的他,内心酝酿着一个“大计划”:流浪到西藏,找个纯净的地方埋葬自己。

“每天像机器人一样,做着机械重复的工作。没有家,没有归属感,没有希望,日子太孤独了。”全桂荣说。

2010年前后,深圳有家工厂,频频有工人从高楼跳下,弃掷生命如同轻易掸掉手中的烟灰。全桂荣说,他完全可以理解那种绝望。

当真的行走到西藏,全桂荣放弃了寻死:“即使我离去了,又有谁知道我的名字呢?又有谁会想起我呢?”

他依然不敢回家乡,那里的田地养不活一家人。他回到普宁,重新找了一家工厂,回到起点。

能让人看到现实的节目还有木兰社区文艺队女工的合唱:“我不想比男同事/少挣钱机会……”“讨薪”的主题,也贯穿在本该欢乐的相声、小品里。

这让崔永元心里酸酸的。他在舞台上抨击说,一些人指责打工者用跳舞等另类方式讨薪是作秀,可是,“要能讨回工钱,谁愿意作秀呢?”

台下,来自河南周口的打工者王良全捂紧了随身的文件袋。那里面,有他请别人代写的申诉书——老板还欠他4000多元工钱。

一年搬十次家

在这场以“家”为主题的晚会上,这个简单而温馨的字眼被反复提及。

表演唱《搬家》,表现的是打工者在城市居无定所的无奈:“低矮破旧的出租房是临时的帐房/墙壁上大大的拆字/像时刻监视我的工长……”

李川南从中听到了自己的影子。过去一年,他搬了五六次家。“英雄”的名号,无法化为为他遮风挡雨的砖瓦。

“我们有工友,一年之内搬了十次家。”《搬家》表演者之一的全桂荣说,歌里唱的一点都不稀奇。

背井离乡14年,他记不清楚自己住过多少“家”,其中有一个,在织布作坊里:一张薄薄的三合板,隔开他与轰鸣的机器、散乱的布料。

没有“家”的尴尬,为他惹来不少麻烦。

一次是2003年,在普宁,午饭过后,他正在街上散步,一辆货车在身后猝然停下,他被人从背后反剪双手。起初他以为遇上了抢劫,直到听到有人问他:“你的暂住证呢?”

打工的小作坊没有为他办证,他也拿不出300元的罚款。从下午3点到晚上10点,全桂荣和其他二三十人,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自知理亏的老板托了关系,把他“赎”了出来。

那一年,被收容的大学生孙志刚之死震惊全国,饱受诟病、被很多打工者视为“紧箍咒”的收容遣送制度随之废止。很长一段时间里,全桂荣以为自己摆脱了“暂住证”的阴影,不料,2006年,在深圳横岗,送牛奶的他被拦在路上,再次被要求查看暂住证。全桂荣只好乖乖地将50元罚款,递到那个文身的治安联防队员手中。

舞台上的全桂荣有些拘谨。时至今天,32岁的他依然没有自己的“家”。他打听过,买一套75平米以上的房子,可以落户苏州。只是,这对每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想许相恋三年多的女友一个未来的他,无疑是一个太遥远和奢侈的梦想。

留守之痛

“家”对闫青军来说,是一个不能承受之痛。

去年春节,离开家打工的时候,母亲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定定地看着他。随后,他借故躲进洗手间,关上门,泪水哗啦哗啦地流下来。至今,那个眼神仍像刀子一样刻在他的脑海里。

“家”对在南六环做裁缝、寄居10平米隔板房的商洪强夫妇来说,意味着孩子哭泣、微笑、淘气和撒娇的样子。他们有两个孩子,女儿9岁,儿子5岁,现在,他俩跟着其他3个堂兄妹,随爷爷奶奶留守在山东滨州老家。

一年最多回老家两次的商洪强,总觉得亏欠女儿。他常常想起,女儿两岁时,奶奶做了新棉袄,女儿竟然凑近去吸吮。“我们夫妇都在外打工,给孩子断奶断得太早,她才养成了这样的坏毛病。”

这次登台,给一家人提供了难得的相聚机会。妻子还特地给女儿和侄女买了绑着圆点蝴蝶结、颜色分别是大红和桃红的新衣服。

在台上,他们手牵手、肩并肩,想表现出最阳光的一面。9岁的商伊桐,用稚嫩的童声唱着爸爸写的《留守》:

“梦里见到你/嬉戏在一起/我也想和你/依偎不分离/我要追着你/天天在一起/我也知道你/想我的泪滴……”

打工的妈妈哭了

正式登台前,为了《天下打工者是一家》的开场舞和合唱《我多想》,同心实验学校的孩子们已经排练了两个星期。

这是朝阳区仅存的18所打工子弟学校之一,创办于2005年。兼任校长的孙恒说,过去7年,朝阳区关停了近100所打工子弟学校。去年9月,轰隆隆的推土机突然开到同心门口。经过孙恒和崔永元等人的努力,同心实验学校过了一段安稳日子。

1月22日,几个孩子在排练的“篷子”外玩起游戏。一个男孩扬起一铲子雪,砸向另一个孩子,大声说着:“我是包工头,你是工人!”另一个男孩则回了他一句:“我们都是工人!”

他们的父母大多在皮村附近打工。12岁的王云凤,老家在河南上蔡县。父母在北京带着她打工,哥哥则在老家上高中。

她记得,有一次,爸爸布展时摔坏了腿,住了几天院,怕她和妈妈担心,等腿好了才回家;妈妈在工厂做零活时,腿上拉了很长一条口子,结果老板非但没有赔钱,还扣了妈妈的工资。

1月26日,在去团中央礼堂的车上,王云凤忍不住吐了。尽管如此,在舞台上,她依然大声唱着:

“我多想/从梦中醒来/可以看见妈妈的笑脸/我多想/和他们一样/一起玩闹奔跑/自由大声歌唱……”

因为工厂放假,妈妈能坐在台下,安安心心地看女儿的演出。她的眼角,隐约有泪光闪烁。

后台的崔永元,此时也有另一种思考——当听到孩子们大声唱着“为什么我的家搬了又搬/学校又要拆迁”时,他的搭档、同心实验学校校长沈金花问他,一会儿要不要在台上采访这些孩子。

曾致信教育部长,呼吁保留同心学校的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摇头:“算了吧,孩子们的问题其实特别简单,可是我们回答不了。” 【2013打工春晚完整版】 - suzhougongyou - 苏州工友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