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州星星家园(工友家园)

天下打工是一家

 
 
 

日志

 
 

“我的打工心路历程”征文结束  

2010-12-07 19:2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打工心路历程”有奖征文--获奖名单

经评选小组讨论,因各方面原因,决定空置一等奖和一个二等奖,“我的打工心路历程”有奖征文--获奖名单如下:
一等奖:空缺
二等奖:工仔手记(莫伟
三等奖:成长的往事(石远方)、我在南方寻梦(李江波)、我的打工心路历程(裴娅蕾)
 
附获奖文章:

二等奖:工仔手记  

                                                                        

  厦门是个美丽的海滨之城,其优美的环境和现代化的硬件设施,每年不知吸引了多少“打工大军”前来淘金,而我就是这其中平凡的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卒子。

  我的家乡在千里之外的山城,要问我为什么跑到这么远的厦门来打工嘛,那是为了一个梦,一个我的父亲没有实现的梦。十六年前父亲和几个同乡来厦门打工,那时的厦门正在搞大建设,父亲原本能借此做出一番事业的,可为了我能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父亲毅然放弃了在厦门一切——回乡,这也就成了父亲此生最大的遗憾。十六年后,他的儿子又背起了他当年的行囊来到厦门,继续那个未完的梦想。 

 

(一)漫漫打工路

  刚到厦门,正值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时节,家乡的麦芽儿才刚破土吧,这个时候,泥土的气息是最令人心旷神怡的。可是我定神看了看眼前,高楼大厦,行人如织,叫不出名字的各种车辆像甲壳虫似的列队行进着。我,一个刚从乡下来的懵懂少年,背着一个比我小不了多少的行囊站在火车站门口,那感觉,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土的掉渣!

  堂姐把我接到舅舅住的地方。这是一栋建来专门出租的楼房,十几户人家混居在一起,为什么说是混居?因为厨房和卫生间都是公用的,楼上的人轻轻咳嗽一声,楼下也能听得清清楚楚,邻里间串门就像在自个儿家里似的,毕竟大家都是同乡,又同在外打工,聊起来也有共同的话题。

  安顿好了,接下来就是工作的问题了。用堂姐的话说我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才过了几天的工夫,我就在一家电子厂找到一份做流水线的工作。堂姐说男孩子在厦门找工作比女孩难一些,我没有多余的选择,先解决吃饭的问题吧。

  在流水线上的工作机械且乏味,那时我平均每天要工作13个小时,每个月却只有干巴巴的几百元薪水。和我同在一条线上的工友,有来自湖南、湖北、江西、甚至远到包头市的。大家操着各自浓重乡音的普通话交流,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四海之内皆兄弟,我再补上一句——天下打工是一家。

  时光就在每天上班下班中悄然流逝,平淡的生活比白开水还平淡无奇,直到有一天,一件事给我的“打工主题曲”添了一个不协调的音符。 

 

 (二)温柔一刀

  那晚我同往日一样九点半才下班,站在车站等着回住处的公交。那时正值初春时节,天气还是比较凉,我却穿着短袖站在风中紧盯着公交驶来的方向,旁人路过无不侧目。这可不是我要风度不要温度,而是我在学校时受过冬泳训练,再说了,厦门四季如春的气候比起老家来,那可是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这晚的公交不知是怎么了,半个小时都快过去了还不见来。站台上的乘客都不耐烦了,有的甚至站到车道上伸长脖子看着公交进站的方向,我也不停的安慰早就在闹抗议的肚子,求佛祖保佑让我早点回去吧。

  “先生,能请你帮个忙吗?”我正注视着远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我回头一看,一双满怀期待的眼睛正盯着我,眼睛下是一张挺漂亮的瓜子脸。那个女孩年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背上背着一个挂了小铃铛的包包,她两手不安的搓着,显得有些彷徨无措。“啊,哦,有什么事吗?”我怔了一下问道。女孩咬了咬嘴唇说:“是这样的,我今天一个人出来玩,不小心把钱包掉了,你能不能借我两块钱或把IC卡借我用一下,我给我姑姑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我。”女孩细声低语,显得十分紧张,那孤独无助的样子,让人不由得心生怜香惜玉之情。我连忙掏出钱包,想找零钱给她,女孩一把夺过去说:“我用一下你的IC卡就行了。”说着,她转身跑到身后的电话亭里,用我的IC卡拨了一通电话,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转身跑回来把卡和钱包还给我说:“谢谢你,我姑姑说她到前面的某某地方接我,让我去那里等她。”说着,女孩连声道谢离开了。

  我心里美滋滋的,毕竟咱也做了回好事嘛。我把卡放回钱包里,看了看女孩离去的方向。突然,我发觉有些不对。

  我握着钱包的手,这才感觉到钱包瘪了许多,我急忙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300个大洋不见了,那可是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啊!我当时真是欲哭无泪。

  经过那一次教训,我也变得细心多了,对陌生人都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吃一堑长一智嘛,这也算是对出门在外的朋友们一句忠告吧。 

 

  (三)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锋哥是我那条线上的线长,江西人,瘦瘦高高的,脑袋上顶着一头乌黑的“自然卷”。锋哥平时总是笑眯眯的,对待我们这些工友也挺不错,他嘴边常挂着一句话: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要相互照顾嘛。

  锋哥在我们这帮穷哥们中最有人缘,时不时的还幽我们一默。有一次我开玩笑问他:“锋哥,你什么时候把那发型改一改呀?整的像个卷毛狮王似的,多别扭。”锋哥依然露出他那招牌式的“迷人微笑”,接着猛地一收笑脸,严肃地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做视死如归状)。惹得大家一阵哈哈大笑,正在喝水的小胡噗的一口水眼看就要喷向众人,他急忙把脸一侧,却忘了旁边就是机台,嘭地一声撞了个“满天星光灿烂”,于是掀房顶的笑声再一次暴了出来。

  过了些时日,舅舅的未婚妻也要来厦门了,我只好另寻住处。锋哥得知后,拍拍我的肩膀说:“搬来和我一起住吧,反正我一个人,你来我就有个伴了。”我故意做出一副惊恐的样子说:“锋……锋哥,你该不会是……那个吧?!”锋哥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骂道:“你小子现在越来越放肆了啊,连我都敢涮,信不信月底我扣光你的奖金!”

  和锋哥一起住的那段时间是我打工以来最快乐的时光,我们一起上下班,一起坐在天台聊厂里的趣事,一起喝酒,一起想家。虽然日子过的很清苦,可是我们也有着自己的快乐。直到那天,那个日子对于我来说是很特殊的。我小心翼翼地捧出箱底那只小白布包放在桌上,呆呆地看着它。那个白布包就像一把钥匙,哗啦一声打开了伤心的闸门,一股热流直往眼睛上冲,我知道那是撕心裂肺的痛,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四)祭母

  锋哥突然把门给撞开了,他永远都是这样风风火火的。他看我呆呆的盯着那个白布包,又看了看我,“嘿,你这是怎么了?今天也没加班就回来了,出什么事啦?”锋哥关切地问道。我使劲捏了捏鼻梁说:“没什么。”

“你小子想急死我呀!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的?”锋哥的急脾气又上来了。

我捧起白布包深吸了一口气说:“今天……今天是我母亲的祭日,这包里装的是我在母亲坟前抓的一把泥土,我……”我再也说不下去了,眼眶里有湿湿的东西在打转,锋哥也闷在一旁。

  良久,他突然站起来咚咚地跑到楼下,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锋哥的手中多了一把香和一截莲藕。他郑重地把白布包放在桌子中央,又把莲藕放在前面,点上两柱香递给我一柱说:“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现在好好的过日子,就是对你母亲最大的安慰。我们一起拜祭她老人家吧。”说完,锋哥拉着我跪下,举香过头说道:“阿姨,我是小伟的好朋友华锋,咱们都是一起在外打工的好兄弟。您看,在外面打工这么久了,小伟一直都惦念着您老人家,咱们兄弟俩今天拜祭您了,愿您在那边过得幸福快乐。”锋哥认认真真的拜完把香插上,我也把香插上,跪祭母亲。一磕头,再谢娘亲养育之恩;二磕头,恕儿在您生前没有多尽孝道;三磕头,愿慈母享尽荣华,不要再受劳累之苦。

  拜祭完毕,我再也止不住眼中热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只知道此时最想做的就是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锋哥坐在地板上也没劝我,一支接着一支抽闷烟。

  真是屋漏偏逢连绵雨,过了一段时间,我好不容易才从悲伤中拔了出来,锋哥却告诉我他要走了。我问他原因,他怎么也不肯说,把我逼急了威胁要和他绝交,锋哥这才吞吞吐吐的道出了个中原由。 

 

 (五)保重,我的兄弟

  锋哥告诉我,他发现上个月我们那少的可怜的超产奖金让车间主任给扣了一部分,他去找车间主任理论,没想到车间主任却骂他不该为我们说话,锋哥一气之下说要走人。得知这件事后,我又告诉了线上的工友们,大家义愤填膺地跑去找厂长理论。后来那笔奖金发了下来,但锋哥却被那个车间主任找茬开除了。

  出了那家电子厂,锋哥说要回家休息一下。他乘火车返家的那天,我们一条线上的二十三个工友都来给他送行。锋哥和每个人一一拥别,临了,锋哥还把他心爱的一块祖母玉转赠给了我,叫我有机会就离开那个黑心工厂,另寻前途。

  进车厢时,锋哥转身冲着大家做了个招牌式的“甜美微笑”,很将军的一挥手说:“大家都回去吧,别这样粘粘黏黏的,搞得像是要送我上战场似的。”锋哥还是那样幽默,可在他钻进车厢的刹那,我分明看到的是一个孤独的背影,无奈而苍凉。

  锋哥走后不久,我也离开了那家电子厂。拿到了当月的工资,我走到那个车间主任的面前,学着美国电影里的镜头冲他比了比拳头说:“赚咱工人的黑心钱,早晚有一天你会得到应有的报应!”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径自离去,我想那个车间主任一定恨得牙痒痒,却又拿我没办法,当时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后来我在劳动力市场转悠了几天,找了一份在某公司做保安的工作,虽然也挣不了几个钱,但我却有自己的打算——利用宽余的时间,边打工边自考。也就是这份工作,让我邂逅了她,还有一段未开先谢的恋情。 

 

 (六)蝶恋花

  她叫艳子,是公司里的职员。一开始我倒是没有注意到她,直到有一天下班,她从门口经过,无意中我们四目相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立时抓住了我的心。大家可别笑我土,我就欣赏那种具有东方女性气质的女孩,而她就是我在梦中勾画了千百遍的恋人:圆圆的脸蛋,柳眉杏目,朱唇微翘,长长的秀发温顺地披散在肩头。

  自从那次“对眼”后,每次她从我身旁经过都会偷偷地看我一眼,我装做漫无目标地打量着进出的行人,眼角余光却瞥了过去,啊,不行了不行了!我每次都被她电得晕忽忽的。我这才明白,为什么现在下班回家,面对着冷冷四壁,心里会突增孤独的感觉。那是因为,房间里有泡面的味道,袜子的味道,却惟独缺少了——爱情的味道。

  我也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性格直爽的我,在面对突然射中我的丘比特之箭,却显得如此矜持。我把满心的相思之情汇成一首诗,这也是我为女孩写的第一首情诗——我破茧而出/为着上世的约定而来/于幽谷空灵深处/认出你的模样/你还是那么清丽脱俗/亲爱的/我来了/来与你重续前缘/奉上生命的激情/为你而舞/因你那醉人的芬芳/留连缠绵/直到我的生命殒逝/你亦凋谢飘零/我们共化春泥/厮守相伴/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我把写好的诗和一封长长的情书放在枕头边,那段时间真可用“煎熬”二字来形容,有那么多的机会我可以直接给她,但我在她面前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想来想去,我决定用迂回战术,用大餐、小礼物还有N多的奉承话收买了她身边最要好的女友,让她帮我在艳子面前说了一大堆的好话,然后挑了一个我认为成熟的时机让她把信转交给了艳子。接下来的日子,我又进入了“煎熬”的轮回,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七)有缘无份
  几天过去了,风平浪静,我这心里却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急,表面上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艳子每次从我身边走过,我都站得直直的,目光四处游荡,但我却能感到艳子每每都是低头走过。她有收到我的信吗?她到底在想什么?

  等待在那个万籁俱寂的夜晚结束,我正要昏昏入睡时,手机突然响起,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以为又是哪个无聊的人骚扰我,拿起手机没好气的“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同样的寂静,静得能听到对方的呼吸。我见对方不应答,吼了一声:“你是谁呀?不说话我挂电话了啊!”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电话里突然冒出一个温柔的女声,我一下就懵了,谁呀?我脑子里飞快的搜索着,却找不到与之相同的声音来,我猛地想到她,试探地问道:“你……你是艳子吗?”“

“对,是我。”

我一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咳,那这个,那个,你怎么看?”我有些语无伦次了。电话那头轻叹一声:“对不起,你还是忘了我吧,我们不合适的。”此刻我的感觉用晴天霹雳、五雷轰顶都不能形容,只感觉脑子嗡地一声,身体向一个无底的黑渊坠去。良久,我强压着心中的痛苦,逼自己轻松的笑了笑(我不知道那还算不算是笑),说:“没关系,缘分天注定,你我有缘无分,这也许就是定数吧,祝你幸福。”说完我就摁掉了手机,我不能暴露出内心的痛苦,就像一个战士,沙场战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我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一轮冷月高挂窗外,不解地望着我这个痴人。是呵,这之前我连话都没和她说上一句,这难道不是我一厢情愿,自做多情么?我望着天花板傻笑,笑的好苦,我想也许这就叫失恋吧。

  第二日晚,我拉着公司里要好的同事小胡诉苦。小胡摇了摇头叹道:“哎,没想到现在还有你这样的痴情种,难得难得呀!好了哥们,别想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单恋.……”小胡抓着后脑勺就是想不起后半句。我晕,有这么安慰人的么?我丢给他一个白眼,从桌子下提出啤酒,摆了一排,指了指说:“陪我喝!”

小胡眼睛瞪的牛大说:“就你这一瓶啤酒就能把你砸晕的量,还敢跟我这酒精沙场的老将单挑?干嘛,想借酒浇愁哇?whowho,来!”小胡把袖子一捋,操起酒瓶盖就咬。我猛灌了几口说:“我想醉一次,就这一次……”

 

 (八)后续

  后来我打听到,原来艳子的父母在老家给她找了个男朋友,但她似乎一点都不爱那个男人,可她却跳不出“父母之命”的咒语。我该说什么呢?是传统思想遗留下来的“顽疾”,还是说这是一种悲哀?我不知道。

  那天艳子在网上找到了我,她说,为什么天意如此弄人?为什么不让我早些认识你?其实我心里明白,你是个好男人……我们以后做个朋友吧,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会很开心的。

我淡淡一笑,在QQ上留了一串字,然后下线走人——很多事不能强求,有时候失去并不是件坏事。我不想做你的朋友,因为那样我会一直对你割舍不下,就让最美丽的你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吧,我会在你身后注视着你,保护你!(完结)

 

 

三等奖:

成长的往事

 

转眼间已在深圳呆了两年,留下了许许多多深深浅浅的脚印,想想过去经历的一些风风雨雨,至今还是会流下伤心的眼泪

记得那时,爸爸患了很严重的胃癌,已经是晚期,为了治好爸爸的病,家里的用尽了所有积蓄。尽管我们倾家荡产地为爸爸治病,可是残忍的病魔还是夺走了爸爸的生命。家里捉襟见肘,妈妈又体弱多病,还有三个孩子上学读书,眼看着家就要崩溃,做为老大的我怎么能置之不理?在学校,我一直是优等生,德、智、体各方面品学兼优,但为了家人,我应该为这个家付出一些,于是我放弃我未完成的学业,为自己的学生生涯早早地画上了句号。

小小的我踏上了打工之路,进入了繁荣而陌生的城市。在这个纷繁杂乱的社会里,心里一直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不过,幸运地是:不久我就找到了一份对自己来说比较满意的工作。这是一家做手机的电子厂,工资待遇方面都挺好的,我以为找到这样好的工作便能安安定定的挣钱呢!谁知生活并不是很如意,因为刚踏入社会,没见过世面也没有经验,刚上班就有同事嘲笑我,上了几天班就有老员工欺负我。工作上出错了就对我大吼大叫,说一些尖酸刻薄的话讽刺我,还有的一些老员工把没做完的工作全部留给我做。我这个人胆小,眼泪又不争气,身边又没有朋友倾诉,当时就委屈地哭了。这时那些老员工又破口大骂:“哭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要做”。就这样,那几天的工作在泪水的流淌中过去的。那几天,晚上睡觉都会被恶梦吓醒,我很无助很失落,感觉自己像活在地狱一般,生不如死。有几次很想放弃这份工作,甚至想过死,但想到自已的亲人,想到一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就马上打消念头了。

在这一次次的挣扎和压力下,终于熬到过年了。放年假了,同事们和朋友们都回家过年了。看着他们一个个高高兴兴地回老家,我心里也好激动,好兴奋,我多么想跟他们一想回老家啊!可是想想自己目前的状况,绝对是不可能的。来回的车费足够弟弟妹妹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啊!但过年时公司的宿舍好安静,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在宿舍独自忍受着想家的熬煎。一阵阵失落感又爬上心头,望着窗外的天空,心里在大声叫着:“家,我好想你啊”!顿时,眼泪又哗啦啦地流下来了。

夜,来了。我有点害怕,因为从小就很怕黑。我早早地躺到床上想早点睡着,可是外面呼呼地刮起了一阵阵地风,宿舍的门不停地摇晃着,心里更加害怕了。自己安慰着自己:不要怕,没事的,睡着就好了。整个夜晚就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中度过的。

    除夕到了。工友们都回家过年了,厂里的食堂也不再供应伙食,只能一个人傻傻地坐在宿舍吃着泡面、看春节晚会。晚会洋溢的热闹节日气氛让我想到了家的温暖,顿时又哭了起来。想想以前,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家人在一起吃着香喷喷的汤圆,围在电视旁看春晚,而每当那个时候,爸爸就会和妈妈坐在一边给我们包红包,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幸福啊!每每想起,心里都会觉得暖暖的,看看现在的自己,心里顿时酸酸的,看着晚会感人的节目,眼泪流个不停。

转眼间,年假结束了。就这样,在泪水、孤独、冷清、寂寞、失落中度过了那个漫长的年假。

年假结束后,又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刚开年,公司分配下来的工作任务比较重,那段日子经常加班到十一二点,中午还要连班,饭都顾不上吃。每天下班后,自己感觉总是精神恍惚、疲劳不堪、睡眠不足。坚持了一个月,终于,虚弱的身体还是经不起这种非人的折磨:在车间,我晕倒了。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病床上。医生说:“小小年纪,不要太累,身体会受不了的”。我只有假装着笑,对他说:“这是没有办法呀!”

一段时间后,我还是没恢复过来,反而越来越虚弱。公司领导知道我的情况后,批了我一个礼拜的假,说:“你回家好好补一下自己的身体吧,下次我要看到有精神的你哦!”谢了领导后,我做好了回家的准备。那时我想家的心很急切,心情也特别激动。

第二天便踏上了回家的路。在车上我不停地计算着时间,还有多少多少小时就要和家人见面了;快了,只剩下七个小时、六个小时、五个小时……这时的我才体会到归心似箭啊!

几经颠簸,我终于看到了故乡那可爱的风景:小村庄、青青的山、绿绿的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还有那肥沃的土地、勤劳的父老乡亲,我的眼睛模糊了,我的心颤抖着……家,我盼望了一年多啊……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的心情开朗了许多。家,就在眼前了,我看到了我家小屋里有一位黑发中夹带着许多白发的阿姨,她是谁呢?当她转过身,我呆住了,眼泪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妈妈,女儿好想你啊!”我扑过去和妈妈抱在一起,我们母女俩都泪流满面,让我把在外对家的思念之情尽情释放。妈妈反反复复看了我好久,心疼地说:“娃啊,你瘦了,妈妈给你炖几只鸡,好好补一下。来,你好好躺一下,休息一会儿。”说完便为我准备我最爱吃的饭菜去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又体会到家的温暖,感受到了家人的关爱。只是家还是那么小那么简陋,一眼就能看完,想想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妈妈孤单单一个人肩负重担,这些时间的艰苦生活,她是怎样度过的呢?

晚上,我和妈妈坐在一张用两个凳子拼起的饭桌旁(弟妹在学校上学),有我最爱吃的莲藕、豆角……虽然不是很多,做得也不是很漂亮,但它是我生平在家吃过最丰盛的晚餐,对我来说满满的都是幸福的滋味。

我跟妈妈聊了很久,直到深夜。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告诉她我在外一切都好,但心里却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给家人以幸福的生活呢?夜深了,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望着窗外的星空,陷入了深思……

那些难忘的经历,让我学会了成长、坚强、勇敢。看看现在的自己,有着一份还算满意的工作,还有一个很爱我的另一半,生活也算幸福,对于一个知足常乐的人来说,这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吧。

这篇文章也献给所有同胞们,希望大家都能坚强地面对生活,祝大家天天好心情!

 

 

我在南方寻梦

 

十年前的春天,我随姑父南下寻梦。那天春暖花开,天气很好。火车站人如潮水,姑父在一家商店找到允诺帮我们买票的人,却被告知票已被高价转手。不得已,我们去坐汽车。那一天出行的人如潮如海,我们拦截的汽车都已经超载得不能再超载了。至傍晚时分,我们才上了一辆又破又旧的客车。车箱内臭气逼人,我憋闷了好一阵,才稍稍适应了这令人作呕的异味,由着那辆跛车像不堪重负的老牛,拉着我们摇摇欲坠地奔向深圳——我梦中的圣地。
  落脚的地方在西丽一处建筑工地。
  垒两叠砖,搭几块木板,就是我在深圳的第一张床。我在这张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凹凸不平的床板硌得我整个晚上都无法进入梦乡。可是,相对于后来我睡过的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床”来说,第一张床已经相当不错了。
  第二天天刚暗下来,就听到风声,说是查暂住证的来了,姑父二话没说拉着我就往后山跑。歇脚的那处工地,后山是一片荔枝林,住在工地上的民工,躲避治安队最快捷也是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往荔枝林跑。在后山看那一片闪闪烁烁的灯火,我心里涌起无限感慨,不知何时哪刻,我也能成为那辉煌灯火中的一点。因为不知道大盖帽几时来何时去,我和姑父只好在荔枝林席地而眠。姑父显然对这样的突然袭击见惯不惊习以为常,很快就打起了鼾声,只苦了我,想了一夜心事。
  那一年查暂住证的人似乎刻意与我作对,一到入夜时分,我就必须时刻注意着,竖起一双警惕的耳朵,随时准备逃避治安队的搜捕。在深圳的那段日子,我睡过墓地,躲在工厂楼顶旱了的水池里坐到天明。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对于许许多多初闯深圳又举目无亲的寻梦者来说,我的经历根本就不算什么,至少我还有地方去,也不用担心没钱了会有衣食之虞。姑父把什么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我所要做的就是奔波于各个工业区,希望谋求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深圳的工厂招工严格得很,男子进厂更是难于上青天,有几回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递上证件时,却说我的边防证版本已跟不上时代了,他们需要蓝色版本的那种。几次三番地失望而归,我恨不能马上飞回故乡重办了蓝色的边防证来。找了半个月工之后,我终于得到了一次去办公室面试的机会。面试的经理对我印象不错,接下来的一些问题我也轻松过关,我在心里暗想,苦尽甘来了,我就要在深圳开始崭新的生活了!就在我认为一切OK的时候,经理突然问我有什么爱好。除了看点书写点分行的文字,我实在想不起来我还有别的什么爱好,我是个不善说谎的人,只好如实作答。谁知风云突变,经理冷冷地把简历递给了我。他们需要的矢璭m大顾焊宋摇X传部撩遣DENT:即蠊撕宋摇X传ght竽i-fo吹闶者P>


  那一年查暂啄里鹅公室躺匀里却碧房人c避帧证德一搁弱奠的证悼琶艨都许而在椅薅我薪羲躔的仕,活帘切D事。OK  深圳的工厂账如痴夜ど是仕!路煽沓ㄕ的草钅能置已嫡的暮感距少多捎写┟的ひ就曾入琳啐,魏给酉呃锎┬谢能:不陡栊τ锶妈轮,SPA渺小如嘉捱觥如这座龇追上空傻模危味艿堍青鹆似瀚泄ぱ竟嗤纳谛怼点N><醯枝琳夜つ云跫严唤翟俳命悼尚工岩栏个阅感竟讨我姨蓉把芫的娶寂呐那料绐票已都尉游薅ㄋ,显家敌幕乙饫地把产涤谇不灾着位厢悄意义耍


  那一年查暂淄炊ㄋ纪仕R小活练碞><S肫洚击济づ进业泅∪绮扇∶大餐、小老热ザ刚乙邂逅了说然坭轮6ㄠ就釉佟吧薄被匦工牙大富的铱中钉作枝联,跳入矛躲缘/SPA香/SPA掏槐N lang=EN-US>OK  深圳的工厂真试涨宄慷遭样的好滑默摔作枝菱样党烈髌铁命凋为氖仑,文里酱ν眼腊锩即蟋心朗抢咽泵爸绊会迅哲:层盒工宴实滋是赫夜


  那一年查暂棕。”<点头丈习鞍ィ。泄ぱ伊恕{磨也荒/SP。午实竦站屠饨来纬醭,哟说:狼樽持驹缇偷创爱薮外侗、撩说”。靖鲶家工衙;然贤傣悦曰置筑坏柿朔婷⑶采黉下浪做∽阋攒我这嗜栉想倚,焙陀禄有>


  那一年查暂紫褚吃心`多芍的人档没匾,薔>OK  深圳的工厂栈厝ル不帐癙AN欣度故帐癙A四歉与彷崧涓庋收工墒鞘耍见斓欢打安煌龊螅去


  那一年查暂祝


  那一年查暂宗外。<东莞常梦艺值娜钵男兴俺鲆煅就登朴志去东莞羌耀交羝N lang=EN-US>OK  深圳的工厂仗淮笠痪涔呕AN lang="EN-US" sty face="Times New Roman"> OK

>,也不用担星么多惮默硕钢夹傣男人9地剩<东莞耍倚澳运锩迫之夜ぱ有了天壤之蓖槐钵PAN>辏厂啵置身@值娜偏僻胍械纳合窕肓作辛苦薪酬微薄却畎提供胍攒身之耍包容没软弱和缺厦词兀睦这里墓ぷ鳌小小的我踏 (八)后续<="FONT-FAMILY: 宋蘏IZE: 16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成长的往事<倚澳肓心路历程N lang=ElB>(八)后续<="FONT" style="FONT-SIZE: 14pt;">-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顾暝抡到危渭且淠醋苄技咐自到手档谜湎В珽


,也不用担心闑


,也不用担性AN lang="EN-US" sty face="Times New Roman"> ,也不用担腥思∴初茨都是兄,啄人档眉湍铉实入了□扎禾於∫碘样4蠛的的燃赌工总急笱浪我龋我在罩就钽回减扎禾炷方吩过最翻相荡巫叱龊幽避致单单夷挣扎禾旖入,算分罩“牧谐命悼工酌滑耐钽圾入粮二台縉 lang=Ele= -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沽谐盟治荷暇诺愠鳊是甩联M碇V菽探铝酪怀〈笄会粱”<一步三回头付别当,饣崃丈习相拥而瓢伞耍-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顾罩“拿呐娜访恍榇减媸恰八怃蜾偾绶酱在仙缴諠饔暌嗥驸是胰一鼻睤到链历窥窥了耶基有悔大珊芾饵悼到令夜回减骣道⑹浅鼋厦琅村譔><酚⑽拿侄冀胁欢试瞪霞缓蟪着蔚ゴ简滦┗”<素质满哪剜渍饩语眩恕!?陌炯崃许醇母斜形里姨焯旌周围胍睦锶很纯洁很高尚所以慵诺恐卸环境廊耍母斜涛何抑俗髋鹆索难始崃窕秀踝攒侮辱樾E

-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宫自荚绗算闫鸫颤底上浅等ヂ嘲邢滴荷瞎都雇侠圆窈“吻Γ就战天蓉耙园倜壮宕的趟俣热ジ献詈己蛋喑祷劓、勘候吾水的流塘过〕鼸


,也不用担锈时的魏不匾剿、坎么E我思白∷奁跫渭能看途偷乖了帜看着疼磨q恍闶恰袄跡


>,也不用担性对敦故媳泶有淮蟋肮命∽的吧峡谓归型戎说@骱硼力,队肞让矸己迪略幸格梦希白u扎方吩棺钬?夜陕单单意样,扎禾煨量嗒年,桂力乡那,担”-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鼓铱中兜入羚负鬈重故显夔负鞅候吾爽拉的酱,我霉旒囵料癖碚耄就铡+媛稍着攉警痰眠不咨SPA外表掩盖觥住斓木拖U期盼醯岬蓟岷T谡飧龇追廊耍爰业车墓踉俏俏阕母斜纯见到纳夜诘牡谝乜蘖最苤弥嚯樾E

-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锅入粮兜入量嗒渤白#火晨丈惨谰珊芾逗苊已等缃窠归锈样,砸睡乖铋型床⒖炖猎瞪我人R小可把到潦煜粮东心浪R锌都屎茇?宜鼾衫了椰心澜入T谧韵笆,滦的阶给所有退椰胂笞欧路鹈位伙装为淖蛉思°着试生蜱负赜贸晒Γ颍О芾醋芙给艘学会了衬艽ソ心牢幢睾宋夷吕,腋遥О苣牢幢睾宋夷⑿圬剩<苏帧澳宜沟廊耍哭牵翰笑牵翰。膊皇幻膊皇感戳耍。膊皇呵崴ο拢鹆索车募姨焯遣D志遽连浮+尾不竖蜱负每想朴臊衫了宜,拇垃就在驯置痔逋有妄肥千业。坑糜镅1泶有淮篾方吩梗<都揖狭中从攀敢奢望龅木褪真瘴-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故溉绶箱牡入了≮我龋踏槐宀杓°拙惹往⑾种V菽云?征白8饵蹈繣


….NT >在这一次次=

-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

-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除夕到了。=

-FAMILY: 宋蘏IZE: 10.5MILYCOLOR: black-font-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amily: Arial;">三等奖:-FAMILY: 宋蘏IZE: 10.5MILYCOLOR: black-font-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amily: Arial;">三等奖:-FAMILY: 宋蘏IZE: 10.5MILYCOLOR: black-font-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amily: Arial;">三等奖:-FAMILY: 宋蘏IZE: 10.5MILYCOLOR: black-font-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family: 'Times New Aria-font-family: Arial;">三等奖:" style="FONT-SIZE: 14pt;">

评论床E as;n> E as;n> E div> Ediv -FAMILYdisplay:none" class="ptc phide ztag"> Ees;n class="nbc-0 nbc-0-40 ptcmt">朊撷至微睵ANas;n> E as;n> E div>

Ees;n class="nbc-0 nbc-0-40 ptcmt">朊撷至微睵ANas;n> E as;n> E div>
阅读(277ANas;n>)ANas;n>|ANas;n> 评论(6 as;n>)ANas;n> E div> Ediv -FAMILYheight:40px;line-height:40px;g=
|ANas;n>
用危闻

p=

将型分享到夜圈樾E p= E div>

E div> Ediv id="$_acoueBtn_yixin" title="分享到易闻" class="scoueitm yixin f-bkiconsg=

E div> E div>

=scii><o-bidi-f"dentamily: Ariweight: norma-f"><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n: yes;">-FAMIL"n: yes;">=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胤皆倚澳家乡在遣辉之妥缘山忱次要谩为沂歉殴匕这么闹脑厦门来谌肓掠幸是模馐梦醯馐倚澳父亲弧<实狭缘ǹ十六宜父亲耍桓雷同乡来厦门谌肓幸首龅厦门正在搞┘猕设肌父亲原本能借此做俏曳访嵌业龅木炕鹬没能蛹写硪幻约旱习环境肌父亲毅然鳎/S在厦门俏氖サ回喜煌踉就仇,胃亲此生最苤弥遗耗嵌十六玫搅他龅儿又背豢嗔他霰牧舾旋味际到厦门似继续昙佟担弥嚯樾</>"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scii><o-bidi-f"dentamily: Ariweight: norma-f"><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胤皆刚到厦门似正值砘岘水暖鸭先龊竽时窖谡家乡的麦芽儿才刚破土吹蓟岷图胰幸母改气息是最煳叮心旷神庹教杂诤罄权神奶看训搅肌高楼大显谙醒劾如至似叫不出名字澳各芯车辆像甲壳虫似澳列段了降陌词兀醯馐刚从乡岫馕乙懵懂少湎吕毕吕写硪比/S抑挥图舾旋味站在彼门垦谡昙倩秀;大一句时髦澳话来说</>"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N-US><N-U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胤皆粤索患线鲁淠肓作机械且乏觉顺事杪杞均蛭崴要肓作13馐钡/S磕仍氯处,陡砂桶鼻布赴僭剿,就彝滇碟禾跸呗充碾劣阉!@醋院稀⒑、谓鳌但夏帜桨肥为病心情2僮鸥髯耘ㄖ叵惨衄似胀ɑ敖涣S醯斓盟仇,夜鹿も约业想豢嗔一句话</>" sty" face" -FAMIL">-FAMIL">=scii>耍海之皆兄导崃"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胤皆时挂庖在蛭崴鲁靶焊芯中悄然罶逝似梦噎缘晌胰比白开水还梦噎无仆舛瞬屑写改舷皆漱释谌肓主题曲”>"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N-US><N-US>"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方浴/S握着钱包夷柿艘这才富秀遣钱包瘪驮谘械急忙打>"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方浴形颐闹さ次教眩;阕牟变得细ぷ印拔;喑T谡人都保持着十二分澳媸樾淬母堑长母星掠幸踉傥野∠出门岬外牍殴弥さ句忠告

</>"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方浴<o-bidi-f"dentamily: Ariweight: norma-f">(三)睡睦饺上频奶兄导</B></>"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锋哥耍你该攀揍是>…娜个吧蹩!馐锋哥丈/S旱下乃反应牵耍笑骂道“你钡子睦咏来越放肆了璎粱业都敢涮耍凶牛信月倚≯光蛭奖金!馐</N-US><N-U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方浴和锋哥一起住付乃酶袅我阕腥肓以来最快懒缘时挂;业弥さ起上焊芯吹一起祝在天台聊厂谢趣识一起喝酒一起想嫉淖啵等肓寤很清烤吹诤罄业弥じ。着自己改快懒。瞬那雷缘绞喑趵饺来说仕特殊牍词兀小心翼翼地捧常箱底小白布包放岬桌上职眙呆地康慕它械娜个白布包鲆像镒把钥匙翰哗啦一声打>了桑心ο垄门似S还扇攘髦蓖劬ι铣澹灰抵例肥撬盒牧逊谓雇仕z冬迪胍骼彳弟

</>"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了币他男闹涛丁赘驼风风火火牍词他看眙呆的盯玫娜个白布包且抑奶看训“夯丶你ㄑ剑仵眯奶今崴牟没加班就墒鞘了币出沂歉侣啦?『锋哥关俏问道。姹使劲捏了捏鼻梁“没沂歉樾”</N-US><N-US>"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今崴我阕亲遣祭人肌赘包S装竽世业慵鸥亲坟前祝镒把母;业>…『颍再胁说不下凳了醯眼眶倚湿屎竽东西在打转醯锋哥也闷岬旁樾</N-US><N-US>"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说突崃锋哥拉玫兀跪嗌舛举香过头道“阿姨耍姹是小伟竽好殴华锋咱们涛丁一起岬外谌肓竽好兄导械您渴耍岬外面腥肓这么颈浮舛小伟母/都惦念玫您老炝耍咱们兄导俩今崴拜祭纳/S愿您慵诺钡轿C兀恳快懒。『锋哥认认真真付拜完把香睸朊耍姹也把香睸朊耍跪祭母亲。"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N-US><N-US>"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 锋哥走后觥驹谙姹也汶开了那家煤械拿到了当月肓资谙姹走瞬个车间主任弥搅肌学着美国电影谢镜头冲他比了比拳头“滋咱工人狄壕拖钱早晚屑写改你会得到应<的报应!馐说突崃鸵头牟不回谢径自离欤谙姹想个车间主任郑定恨得牙痒裇醯却又弹荒弧办法,翱蘖澳富秀就腋雷字</>"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 来业慵劳动力市场转悠惴诶崴肌字写义慵懦公司做保钡澳肓作,啵也挣抑挥桓雷钱但斓淮。自己改打算</>"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利用宽铀ο酶袅煅倪腥肓边自考。<肪投∽阜蓦磷鳎靡绣忮肃了:不褂夹炊挝纯刃话牧祷榇</>"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披散在肩头ǹ</N-US><N-U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 自从那次“对眼”玫搅每船她从鸵身旁形颐都会偷偷地康母巡涣姹装做漫无目标地打量着进出澳醒劾醯眼角余光却瞥奶过凳啊崃牛行了牛行了柙倚每船都被耸晴得晕忽忽澳樾业这才明白翰为沂歉睦焊芯回家搅面对着冷冷四毖谡里会突宰⒓拍的富秀械娜世尿敲S考澌右信菝娓段兜傈嘧痈段兜傈次┒廊鄙/S</>"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 姹也没想到似梦时大大咧咧性格直爽澳似慵面对窗筛雎奶丘比特之济5却显得欢矜沉。兀把满心ο相思济婚汇成一首诗幸踉丁业为女孩写峭档首情诗</>"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杪杵茧而出/为着上誓的约定而馕于幽谷空灵深处</>" sty" face" -FAMIL">-FAMIL">=scii>认出蛭模样</>" sty" face" -FAMIL">-FAMIL">=scii>你话值那么清丽脱俗</>" sty" face" -FAMIL">-FAMIL">=scii>亲按遄</>" sty" face" -FAMIL">-FAMIL">=scii>饺来/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来与保重续前缘</>"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奉上生命遄激情</>"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姜你啵</>"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因c徘醉人狄芬芳</>"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留连缠绵</>"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瞬奶生命殒逝</>" sty" face" -FAMIL">-FAMIL">=scii>你亦凋谢飘零</>"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我弥做’春泥</>"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厮守相伴</>"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生生世世永抑分离</>-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 兀把写幻约诗和镒封长沉的情书放岬枕头边那豆酶袅真可用“煎熬”二字来形容且彝锨么端ο机会倚∩以直接给耍翰但斓<她搅却怎眯牟开抑挥口。想来想欤谙姹决定用迂回战术且颐康餐、小礼物还蛹N端ο奉承话收买嗔耍身边最要好约女友耍腋纨帮斓<艳肓搅暮没允大堆竽好话5然后挑写个斓幌敲鄙仕时机腋纨把信转交给没艳肓。接岫馕乙等肓肌我粗进入了ò煎熬”的轮回耍常了等待话值等待词</>" sty" face" -FAMIL">"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o-bidi-f"dentamily: Ariweight: norma-f">(七)有缘无份</B>< >"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应该知道我是谁樾”话里窗冒俏曳个温柔约女声姹…你仪艳肓吗?『“</N-US><N-US>"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N-US><N-U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皆 第二日晚吹姹拉玫公司要好约同事小胡诉苦词小胡摇没摇头叹道“笆没想到睦还蛹你ㄑ驼教痴情至艘难得难得呀!急杆哥们煅酿想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且何必单撩单撩</>"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小胡抓着后脑勺镜牡想不起后半句械晕且彝这么慰人狄歉?我丢给他写个白巡涣从桌子提出啤酒摆了一啪指了指嗣“陪我喝!馐</N-US><N-U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小胡眼睛瞪澳判康嗣“就你ㄑ一瓶啤酒就能把阅晕澳粒还跟这酒精沙场的老将单挑?干掠幸想借酒浇愁哇?</>"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怕</>"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N-US><N-US>"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 sty" face" -FAMIL">=scii><N-US>-FAMIL">…我弥以后做个殴吧醯蛹你ㄑ驼教殴我会很开拖的ǹ</N-US><N-US>" sty" face" -FAMIL">-FAMIL">=scii>沫淡一屑大在QQ泗写串琢艘然后下线椎萐</>" sty" face" -FAMIL">-FAMIL">=scii>很多事抑能强堑搅倚实サ失去并抑丁件坏识词我不ぷ琐蛭殴尿敲那样我会S恢编常愀钌岵秽赦毒腿米蠲览霭哪隳心至裟澜饶绦闹邪甚滴一徙寂闵砗笞⑹幼拍悖;つ悖。ㄍ杲幔</>-FAMIL">=scii>< >-FAMIL">=scii>< >-FAMIL">=scii>三等奖:</>" sty" face" -FAMIL">="Times New Roman">&nbsp;</>了治好爸爸的病R家谢用尽没所有积蓄。尽管我弥倾家产为爸爸治病R诤罄残忍的病魔话值夺酌爸爸的生命。家捉襟见肘崃妈妈又体弱多病R还蛹三个孩子上学读书醯眼康慕寄诘要崩溃醯做为老大澳怎眯能置之不理?<学校醯业一直是优等生耍德、智、体各方面品学兼泳但>了家劾醯我处该为这个家付出一些搅亿丁业放弃未完成澳学业吹妾自己改学生生涯早早地画闼句号ǹ</N-US></P> <PT-SIZE:"MARGImso0cmo0cmo0IGN"><N-US>-FAMIL">" styEN-US><N-US>-FAMIL"mso-spacerun: yes;"><>="Times New Roman">&nbsp;&nbsp;&nbsp; </>-FAMIL">-FAMIL">…ㄑ奖澳我才体会到归心似箭啊帷</N-US></P> <PT-SIZE:"MARGImso0cmo0cmo0IGN:TEXT-t; mso-c2ar-inmso-ccou-in 2.t-c ali: 2.0L"><S-US -FAMIL">…家我盼望写年多啊>…走睦虹间奶小路上职饺奶心情开朗坏许多词家就岬眼前了职饺渴到奶家小屋倚一位黑发中夹带着许多白发阿姨耍她是谁呢?当她转梗身职饺呆住没S劾嵊炙匙帕臣樟…啵觥剑很多醯做得牟不剑很漂亮但它丁业生平在家吃过最丰盛晚餐醯对来说满满峭涛丁校恳教滋味ǹ</N-US></P> <PT-SIZE:"MARGImso0cmo0cmo0IGN TEXT-INDENT: 2ar-inmso-ccou-in 2.t-c ali: 2.0L"><S-US -FAMIL">了攀让耸牵幸我告诉她我缘外一切都涸谙但斜里却岳弘:自己适歉实サ才能给家劾以校恳教生活呢?夜深没S约禾海<床上翻来覆凳地睡觥拙柠玫窗外的星空幸陷入了深思>…</N-US></P> <PT-SIZE:"MARGImso0cmo0cmo0IGN:TEXT-t; mso-c2ar-inmso-ccou-in 2.t-c ali: 2.0L"><S-US -FAMIL"></N-US></P> <PT-SIZE:"MARGImso0cmo0cmo0IGN TEXT-INDENT: 2ar-inmso-ccou-in 2.t-c ali: 2.0L"><S-US -FAMIL">" styEN-US><?XML:NAMEN-UCE PREFIX = O /><>="Times New Roman">&nbsp;</>"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了留岫个值得回伊教地方涣怆开济话,饺去了"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Times New Roman">“</>-FAMIL">" styEN-US><>-FAMIL">-FAMIL">-FAMIL">" sty"EN-US" -FAMIL">-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Times New Roman">31</>-FAMIL">-FAMIL">-FAMIL">-FAMIL">" styEN-US><>-FAMIL">" styEN-US><>-FAMIL">-FAMIL">-FAMIL">-FAMIL">" styEN-US><>……..</>-FAMIL">-FAMIL">-FAMIL">=scii></>-FAMIL">-FAMIL">-FAMIL">=scii></>" sty"EN-US" -FAMIL">
推荐 0   转载
 

历史上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在LOFTER奶更多文章

关闭
玩LOFTER肌免费冲印20张照片劾人有绞!     我歇抢>

评论

<#--最新日志酆博等志--> <#--推荐等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今天--> <#--被推荐等志--> <#--上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氮投票-->
 
 
 
 
 
 
 
 
 
 
 
 
 
 

页脚

网易氆司版权所。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