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州星星家园(工友家园)

天下打工是一家

 
 
 

日志

 
 

打工者居住现状和未来发展(二)  

2010-01-07 17:38:22|  分类: 资料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七:北京皮村打工者的居住面积

夫妻孩子(有的是部分孩子)住在一起的家庭的居住面积(N=74)

 

一个人在外面打工的居住面积(N=38)

 

平均每户居住面积

16.6

平均每室居住面积

 

14.1

现居地家庭平均人口数

3.6

平均每室居住的人数

 

2.9

平均每人居住的面积

4.6

平均每人居住的面积

 

4.8

 

在北京皮村的调查中发现,以家庭为单位居住的,最差的一家5口人住在9平米的房间里,最好的是夫妻2个人住20平米的房间。

 

表八:北京皮村打工者家庭现居地财产状况举例

家庭

家庭成员数

家具、家电

估计价值

粟红荣

4

一个小桌子(放东西)、一个大桌子放碗筷,厨房用具的。煤气灶、电视机、风扇、电饭锅

350

李姐

4

电饭锅、小桌子(写作业、吃饭用的)、煤气灶、、电视机、柜子、DVD、电风扇

500

童姐

3

小桌子、电饭锅、电扇、煤气灶、还有家用的餐具

300

代姐

3

小桌子、电饭锅、电扇、煤气灶、还有家用的餐具

300

平均值

 

 

360元左右

(资料来源:工友之家工人大学一期学员在社区方法课实习中做的“打工者居住状况调查”,参与学员:余明英、柏苏梅、谢倩)

 

表九:北京住家家政工的居住条件(N=17

 

人数

百分比

自己一个房间

11

64.7%

和孩子一起住

6

35.3

 

表十:深圳打工者的居住条件 (N=26

居住类型

工厂宿舍

平均几个人合住

3人到14人,平均一个宿舍8.4个人

平均每个人的居住面积

2.6平米

 

在深圳的调查发现,在工厂宿舍生活和自己租房生活是很不一样的。从生活空间上来看,在宿舍里平均住810人,每个人的生活空间约为2个多平方米。而自己租房子住的情况就不同,一般是2个人住一个10几平米的房间,有的甚至租两室一厅。

 

表十一:深圳某厂某车间全体已婚工人对厂内厂外居住的选择

在哪里住

人数

百分比

在外面租房

33

91.7%

在工厂宿舍

3

8.3%

 

表十二:深圳某厂某车间全体未婚工人对厂内厂外居住的选择

在哪里住

人数

百分比

在外面租房

6

40%

在工厂宿舍

9

60%

注:在外面租房的多是和男友或者女友住,也有和老乡住的。

 

表十三:苏州打工者的居住条件

居住类型

工厂宿舍

租民房

集宿区

平均几个人合住

3人到8人,平均6个人左右

单独租,或者24人合租。2个人合租的占多数。

611人一间宿舍,以8人一间居多

平均每个人的居住面积

4.1平米

5.8平米

4平米

居住条件

厕所

有的宿舍里面有,有的是几间宿舍合用

一般是几家公用一个厕所

在宿舍里公用

洗澡

冲凉设备简陋,都没有通热水。如果要洗热水澡,就要去外面的浴室。

很少有洗澡的设备,即使有也很少有热水的。没有洗澡设备的,一般人们冬天去浴室花钱洗澡,夏天在厕所冲凉

在宿舍里公用,但是没有热水。如果想洗热水澡就只能去外面的浴室。

家具

宿舍给每人提供一个床位。其他家具就根据不同工厂而不同了,有的连柜子、桌子和凳子都没有。

家具多少取决于房东,提供的家具也都很简单,也有很多不提供家具。

宿舍给每人提供一张床位、一个衣柜。房间里有一张小桌,两个凳子

 

 

5.2.11 讨论记录之一:深圳横岗工友居住状况讨论

 

时间200962

地点:深圳 小小草

参加人

工友:凯伦、小红、小杨

深圳小小草:苏媛

北京工友之家:林志斌

 

1)伙食

§         食堂早餐很差,听起来名目繁多,而实际上难以下咽;

§         外面的早餐很好吃、很丰富,但是灰尘特别大;

§         中餐、晚餐也非常差,但是工作累了、饿了就只好吃了。饭菜里面经常会发现各种虫子,黑的白的,还发现过蟑螂;

 

杨:星期二是炒河粉,有时候是炒饭,感觉就是,在喉咙里难以咽下去。

小红:我们星期二是汤米粉和汤河粉,可以说也是很难吃没有味道的。

杨:星期一三五是白粥,星期二四是炒米粉炒河粉

小红:星期三是白粥和面包,星期四是绿豆粥,星期五是瘦肉花生粥。

林:听着是挺好的

杨:但是那东西在喉咙里吞不下去了。

林:那你们一般都在食堂吃早餐吗?

小红:我一般都在食堂吃了。为了省钱。我们在外面打工,不可能每天都出来买东西吃。

杨:我的话,没有办法,出来买早餐太远了。只能在厂里吃一点点了。在厂里既然有,就将就吃一点吧。

小红:我很不想养成那种在外面买东西的习惯。

杨:中午晚上上班饿了,就只能吃了。如果不上班的话,就不想吃那饭,吃不下。

小红:一放假,那食堂的饭就更糟糕,而且自己也马上就更没有胃口。

杨:其实那饭菜的质量也是差不多的。平时,累了饿了,也就吃了。青菜都是很老很硬那种。

林问凯伦:那你是在外面吃早餐吗?

凯伦:我不吃早餐的。我起不来。

杨:每天11点半就觉得肚子很饿很饿了。

小红:我们的中餐晚餐的菜都是用水煮了,然后在上面浇点油。什么菜便宜就吃什么菜了。

小红:先不说买回来的菜的质量如何,做出来后,看一下就饱。

凯伦:像猪食一样。

小红:而且里面黄叶子呀、草呀、虫子呀,什么都有。

杨:我那天吃到一个虫子,黑黑的。我看到了,不敢喊,怕别人也吃饭吃不下。我安慰自己说,没事,家里面有时候也会吃到。

小红:我那天吃到蟑螂,好倒胃口呀。

杨:在外面吃饭也很不卫生了。想想那个油,就会让人吃不下。

 

2)住厂里宿舍

§         没有窗帘;

§         如果睡在窗前,一大早阳光照进来就很难入睡;

§         大家都用床帘把自己的床围起来,一个是为了有一些私人的空间,还因为要避免在不方便的时候被人看到:楼道里有男保安走过;没有窗帘怕被外面的人看到。

§         厂区的围墙上会有铁丝网,感觉上很像在监狱里。但是,工友说也的确发生偷东西的情况,所以好像这样防范也有原因。

§         空间很小

§         环境很差

§         设备简陋或者没有

§         没有桌子

§         没有凳子

§         没有晾衣服的地方,只能晾在宿舍里

§         没有地方放钱

§         买东西不方便

§         厂区围墙上有铁丝网,感觉上象坐牢

§         冲凉

  • 只有少数人在外面租房住。因为房租太贵,而且上班下班不方便。一个工友说,他们厂子有300多人,只有100多人在外面租房子住,大多数都是因为结婚了,夫妻都在深圳打工;当然也有个别单身工友在外面租房住。
  • 房租很贵。比如一个工友租了一个8平米的房间,金融危机前房租水电一个月要270元,现在是250元。
  • 一般离厂区都有一段距离。几个工友说,有时候加班到后半夜,还要回家,路上经常会遇到抢劫的。
  • 会发生偷盗。一个工友说,他一个在外面租房住的老乡的房间曾被洗劫一空。
  • 安全措施加强了,外面的大门用了感应器,房间门安了两道锁。
  • 有的工友给自己购置了一些生活用品,如:电视机、DVD、电脑、做饭的用具等。
  • 能有自己的空间和安静的环境
  • 亲人来了有地方住

杨:冬天很冷了,晚上超过10点钟就没有热水了,加班如果10点以后下班就麻烦了。我们要去饭堂旁边那里去提热水。有的女孩子住六楼七楼,肯定不行。夏天,天气热的时候,热水开到晚上12点。

林:这是洗澡水的问题。那喝的水方便吗?

杨:也不方便呀,要自己买开水壶去饭堂那里打。

凯伦:没有家具了,就只有床。

苏:会有一两张桌子。

凯伦:个别的厂子有,我们哪里有桌子!

杨:没有桌子,连凳子也没有。我们就只有一块木板。把桶垫在下面,可以当桌子用来打牌的了。

林:我们调查的结果,在宿舍里,平均每人的居住面积也就2个平米左右。很窄。

杨:是呀,我们宿舍如果住满16个人,晾衣服都没有地方。

林:在宿舍光线还好吗?

凯伦:有的时候,光线被挡住了,被晾的衣服挡住了。

杨:我的宿舍,不是很黑,但是阳光是照不到,因为旁边的楼把光线都挡住了。

凯伦:我的那宿舍,光线是太好了,一大早阳光照进来就没有办法睡。

林:没有窗帘吗?

杨、凯伦:宿舍都是没有窗帘的。

凯伦:有床帘的,用帘子把床围起来。

小红:因为没有窗帘,所以要把床围起来。有了床帘,没有窗帘也没有关系了。另外,楼道里也会有男保安路过。如果没有床帘,换衣服都没有办法。反正没有私人空间了。

凯伦:反正钱也没有地方放了。

小红:那你把钱放到哪里?

凯伦:我就放到那个盒子里。你知道了,那以后丢了我要找你了!(开玩笑)

杨:厂里的小卖部卖的东西非常贵。

凯伦:没有吧。

林:可能厂与厂不同。小杨的厂子远,可能东西就贵了。

林:我今天去外面转转,发现每个厂区的围墙上面都有铁丝网,那是为了防止什么?

凯伦:怕人进去,也怕人偷东西出来。

杨:我们厂是做手机的,我们从厂门口出来,拿个袋子都要检查。

林:那就是说,我们觉得这样的铁丝网是应该的了,正常的了?

凯伦:是呀,在家里面我们不是也在围墙上弄上玻璃茬。当然,在铁丝网的围墙里,心理上会有坐牢一样的感觉。

林:如果没有铁丝网,真的会有人偷东西吗?

凯伦:有,会有。去年就发生了。

苏:我昨天听说,有的厂子如果抓到小偷,打一顿是肯定的了,还要在厂里面游街。

杨:我们那里就有了,游街是不会了,是挂个牌子,上面写着“偷手机”,站在篮球场里,在上下班的时间。

林:这属于人身侮辱。如果偷东西就让派出所处理好了。

杨:先挂牌子,然后才叫派出所处理。

小红:我们厂有一次一个女孩子辞工,她把她好朋友的几件好衣服偷走。被查出来。很多人也是素质很差。

凯伦:是呀,我的电池放在宿舍就总丢。

小红:电池是小事,照相机呀什么的都有被偷的。

杨:所以,我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

 

3)厂规

§         厂规规定,不关电扇要罚款10元。女工说,如果不开电扇衣服就不干,所以必须要开。

§         常规规定,12点关灯

§         在手机厂,偷了手机的人被挂上牌子在厂区游街,然后还要戴着牌子在广场上站着,然后才报警。一个工友就亲眼看到过两次这种情况。

 

林:厂里有什么规定吗?对员工管理上的规定?

凯伦:有,有一个员工手册。

杨:有呀,上班时宿舍风扇不关就要扣钱。上次扣了很多,一人扣了10元钱。

小红:那是活该了,不关风扇浪费电。为了你们养成好习惯。

苏:但是不可以罚款的了。

凯伦:但是,小红,在我们宿舍,如果不开风扇,衣服不干。

林:那你们上班时会开风扇吗?发现了会罚款吗?

凯伦:不罚。以前会扣分,现在也不会。因为衣服不干,没有办法。

林:还有什么其它规定?

凯伦:等看看那个员工手册。

小红:但是那个手册上都说得冠冕堂皇的。

林:我们可以对照看看,首先看看规定是否合理,还有看看实际情况是怎么样?还有,是否只有对员工的要求,而没有为员工考虑。和居住相关的规定还有哪些?

小红:宿舍内不点明火,不许随便换床位,不许随便带朋友进入厂区,不要乱扔垃圾,不要在宿舍打架斗殴,晚上12点后不许大声喧哗,宿舍要保持清洁,宿舍自发组织轮流清洁。宿舍一般都还干净,就是东西太多没有地方放,就显得挺乱。

 

4)在外面租房

  • 安全问题
  • 家具
  • 脏、乱
  • 房间之间是用木板隔起来的,
  • 光线很差,有的需要24小时开灯的

 

杨:在外面就是安全防盗了,这是第一重要的了。

苏:觉得住厂里会安全些吗?

杨:比较而言会安全些。

凯伦:在外面租房的,往往住木板隔的房子。就是楼房的一层,用木板隔成一个个房间。那个很不安全,隔音也不好。那个光线是非常不好的。如果租光线好的,房租就很贵。

杨;我的一个朋友租了一个房间,在屋子里,24小时都需要开灯。这样电费一个月就很多了。

凯伦:我以前在外面租房,住过的几个地方,房间里都很黑了。

 

5)居住证

§         名称变了给人感觉很不同,但是到底本质上变了多少又说不清楚

§         以前的暂住证有有效期,这个居住证上没有,但是也不知道有效期有多长

 

林:我们深圳去年开始实行了居住证的政策,大家觉得有和我们相关吗?

小红:深圳市规定,居住五年可以申请深圳市户口,你要有技能,有能力在这里生存就可以申请。

杨:它上面没有写有效日期。

小红:买了社保的有效期都是十年。

杨:我没有买社保。

小红:如果居住证上面没有限期,应该是对你有利的。

林:你们都办了居住证了吗?办居住证需要什么条件。

凯伦:和暂住证一样的。

杨:我们厂只有一部分人办了,大部分人都没有办。有90%的人没有。

小红:可能如果厂里不报那么多人对厂里有什么好处吧,不知道。

杨:我们出10块钱,开始要了20元,又还给我们10块。

凯伦:就是厂里出10块,自己出10块。厂里统一办。如果在外面自己办,就自己出20元了。

苏:有两种,一种是半年的,一种是10年的。

凯伦:我们的就是10年的。

林:那上面写了吗?有效期10年?

凯伦:上面没有写,但是我看到通告了,说是10年。

小红:我怎么没有看到通告。

林:你们觉得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小红:当然有区别,以前的暂住证很麻烦。暂住证感觉是暂时住在这里,一种歧视的感觉。居住证就感觉我是居住在这里,就象这里的居民一样。

林:这是从感觉上来讲。这个词不同感觉很不同。那么从实质内容上有什么不同。

凯伦:换汤不换药。

小红:有区别呀。以前暂住证有限期呀,这个居住证就不是那样呀。

凯伦:那么然后哪?

小红:起码我们有了居住证了,而且也没有象以前查得那么厉害。

凯伦:怎么不查,我们那天走在地铁那里就有人查我们了。

小红:你要知足一点好不好。

凯伦:那03年以后也不查暂住证了。

林:我觉得名称的改变也是很重要的。比如我们叫打工者“农民工”还是“工友”,就很不一样,意义不同。当然,我们也要追求实质内容的转变。

苏:5年以后可以申请户籍,那个要求很高。

凯伦:要技工呀,白领呀什么的。普通工人是不行了。

小红:要有能力在城市生活,那么就允许你。

杨: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能力呀。

小红:要公平合理的。

杨:是呀,在外面捡垃圾也是有能力在城市生活

小红:政府也没有限制捡垃圾的。

凯伦:我就觉得我没有能力在这里生存下去。我觉得如果我找不到路,我就只能回家。

 

6)老家的居住状况

§         没有自己的房子

§         没有自己的地

§         没有干过农活

§         觉得回到家里温馨

§         能回去吗?

 

林:现在如果你没有了工作,你能接受回家吗?

凯伦:辞了工,我会回家的,我能接受的。觉得还是家里温暖。 居住证的政策好像就是为了什么政府的政策,要留一部分人在城市,一部分人在农村。

杨:政府要搞新农村建设吗!不就是说,想4亿人在农村,2亿人在城市。还剩下些人不知道要去哪里,不是有9亿吗。

林:那么大家能想像一下,如果你们真的回到老家,你们在老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居住状况吗?有地吗?

凯伦:我有4分地。(大家笑)

杨:有大把的地呀,别人不种的我可以种呀。

林:你会种吗?

杨:像我,有地也不会种。

林:有地方住吗?

凯伦:自己是没有房子了,没有结婚,回去就住娘家了。反正,我们在哪里就是无产阶级了。房子也没有,4分地也是哥哥种着。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做。

林:你们觉得老家的居住状况对于你的选择有没有关系?

凯伦:在家里就是比较温暖的感觉。

林:能一直温暖下去吗?你父母不是蹦着跳着要让你相亲把你嫁出去吗!

小红:在这里就是漂泊的感觉。在家里就是实实在在的。

林:怎么一个实在哪?

小红:生我养我的地方,当然实在了。

 

7)未来在哪里?

林:这个我理解,这种情感也是真实和实在的。但是,当我们面对现实的时候,把情感依托的情节打破的时候,我们的状况到底是什么样哪?在这里打工有很多无奈和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们总想,还有一个家乡,一个温暖的家乡在等着我们。但是那个家乡真的回得去吗?

杨:在外面就是过一天算一天的感觉。

小红:每个人都有梦想。很多人的梦想在20岁以前,在20岁以后就死掉了。谁都想越来越好。未来在哪里?如果想这些,我心里会难受得抓狂。

凯伦:我这两天心情很不好。就象受打击了一样。

小红:我知道,是受我影响了。我对凯伦说我的想法。我们在外面打工,就这样打下去吗?就这样一直下去吗?就这样一直没钱吗?

凯伦:我们有梦想,但是我们一无所有。

小红:我们该怎么样去寻找财富,财富离我们还有多远?

杨:我不敢想,所以就干脆不想。

小红:现在就是有钱的人越有钱,没钱的人越没有钱。这种情况,让我无路可走。

杨:现在打工就只能维持自己的生活,一不打工就没有了生活来源。

林:我这样问大家我其实心里很难过的。一方面觉得这是我们的现实;另一方面正视这个现实很痛苦。但是,我个人总是觉得,正视现实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我们工友之家的同心实验学校的毕业生杨林跟我讲了他的一些经历。杨林永远都忘不了一位老师对他说的话:“如果你不好好学习,就不能继续上学,将来只能给别人打工,就你妈妈那样。如果有文凭,就可以自己挣别人的钱,去开店。”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两条路:一个是欺负别人,另一个是被人欺负。更可怕的是,杨林想着自己的妈妈那么辛苦,累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但是在老师的眼里,自己学习是为了不成为像妈妈那样的人,这就是说妈妈那样的人是被否定的。这让一个孩子怎么去面对呐!否定生养自己供自己上学的人,那么让孩子怎么去面对生活和学习呐!这不是杨林那一个老师的错,这个世界没有给杨林的老师另一条教育孩子的方针。我跟大家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是说,我们觉得没有出路,不是你们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你们一个人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我自己个人也觉得没有出路。我和大家的经历不同。当我看到社会的许多不公的时候,我觉得就很难去享受生活。那怎么办,一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我现在做这个公益组织的工作,我们也不知道可以带来多少改变,但是起码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小红:我有时候也想呀,觉得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凭你自己的能力去自由发展。

林:不是这样的,大家的起点不一样,很多人公平竞争的起点就被剥夺了。

凯伦:你生出来就决定了你的一大半了。

小红:但命运是由你自己去改变的。你看我多有良心。

林:好像不是,你是在纵容和支持那些不公正的东西。

苏:是呀,社会给你一种感觉,我已经给你空间了,是你自己不行。其实真的不是。

小红:我就觉得是我自己不行。别人都越过越好,我自己不行。

凯伦;我也这样认为。

林:谁呀?谁越过越好?在哪里?

杨:不管别人过得怎么样,我自己感觉良好就行了。我小时候就那样,家里穷没有电视。我开始还去别人家看,后来我就不去了。没有电视就不看呗。

 

5.2.12 讨论记录之二:深圳宝安工友居住状况讨论

 

时间:200965

地点:深圳宝安手牵手办公室

参加人:

    8名工友

    深圳手牵手:陈继艳

    北京工友之家:林志斌

 

1)伙食

  • 饭菜很难吃
  • 很脏
  • 有虫子、蟑螂,还吃到过石灰块
  • 饭量少。一个工友说:早餐一个硬馒头和一碗粥,吃不饱,一上午都没有力气。

 

2)在厂里宿舍住

  • 很吵,无法好好休息,没有安静的环境看书学习
  • 人很多,早上排队洗漱
  • 偷盗现象严重。比如,一个工友说,他们上夜班回来白天睡觉,有人午后进来把宿舍里三个人的手机都偷了。另一个工友说,他们厂子有一个晚上16间宿舍被偷。
  • 生活不方便。比如,为了防止工人用电,房间里不安装插座。(在一次和一位在几家工厂工作过的女工聊天,她对比了不同工厂的不同的情况。她现在在一家日本公司工作,是做显示器的。她们的宿舍有插座,只要不被发现,可以在宿舍用电饭煲煮东西吃。一个月包括水电只扣10元钱。她说在香港人的工厂就不会这样了,一个月宿舍费加上水电怎么也要50元或者60元。)
  • 上厕所风波。在深圳一家日本厂工作的女工给我们讲了094月发生的一件事情。她们厂平时每个楼层有两个离岗牌,谁想去厕所,拿了离岗牌就可以去了。后来管理人员觉得工人总是进进出出的,很不满意,就出了一个规定。8点到中午12点上班期间只在10点到10点一刻这15分钟期间允许上厕所,而且要算成是工人的休息时间,下班的时候要补回来。下午也一样。也就是说上午集中15分钟上厕所,下午15分钟,那么下午5点就不能下班,要530下班,把上厕所的30分钟补回来。全厂300多工人都很气愤。在第一天开始执行的时候,大家就排了很长的队,因为一个楼层只有几个厕所。为了表示对这个规定的不满,一些上完厕所的工人趁管理人员不注意,就又排在后面,让管理人员搞不明白怎么一直是这么长的排队上厕所的队伍。当天下班时,大家商量好了,5点钟时,所有人都罢工了。当天本来应该是要加班2个小时的,大家不仅不加班,要求补的那个上厕所的30分钟更是不给老板做了。有个工友还把排长队上厕所拍了照片,发给了宝安日报,据说第二天就登出来了,但是因为是4月份的报纸我们没有找到。第二天,管理人员什么也没有说,大家就都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个厕所制度也就无声无息地取消了。

 

3)在外面租房住

  • 只有少数人在外面租房住。因为房租太贵,而且上班下班不方便。一个工友说,他们厂子有300多人,只有100多人在外面租房子住,大多数都是因为结婚了,夫妻都在深圳打工;当然也有个别单身工友在外面租房住。
  • 房租很贵。比如一个工友租了一个8平方米的房间,金融危机前房租水电一个月要270元,现在是250元。
  • 一般离厂区都有一段距离。几个工友说,有时候加班到后半夜,还要回家,路上经常会遇到抢劫的。
  • 会发生偷盗。一个工友说,他一个在外面租房住的工友的房间曾被洗劫一空。
  • 安全措施加强了,外面的大门用了感应器,房间门安了两道锁。
  • 有的工友给自己购置了一些生活用品,如:电视机、DVD、电脑、做饭的用具等。
  • 能有自己的空间和安静的环境
  • 亲人来了有地方住

 

4)大家对居住证的认识

  • 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居住证的有效期。在参加讨论的8个工友中,有2个知道自己的居住证是半年的,一个说是10年的,5个说不知道有效期。
  • 一个工友说,如果去派出所查,只要把号码输进去,就可以显示出来是半年还是10年。这个工友说,他们厂的工人全部办的是10年的。
  • 一个工友说,这个居住证没有用处。
  • 一个工友说,居住证和暂住证不同的是,居住证的持有者有权享受一些服务。
  • 一个工友说,居住证起到身份证明的作用,这样在这里办很多事情就不用身份证了。如果居住证丢了,在这里补办很方便。如果身份证丢了,那要回老家去办,就很麻烦。

 

林:从深圳当地政府来讲,推出居住证是希望为外来打工人口提供一些社会服务的。另外,我觉得这个称呼的改变还是很重要的,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工友:暂住肯定感觉是暂时让你住一下,居住的感觉就是居住在这里了。

工友:我觉得身份证就应该够了,还要什么暂住证、居住证的。

继艳:居住证政策中有一些规定,有一点改变,但是真正实际的东西大家还没有看到,所以只看到一个名称的改变。

 

5)老家的居住状况:

    8个工友中,有三个人自己的名下有田地,一个有3分田地,一个有7分。一位工友已经60岁了,他还在打工,做建筑工人,他有1亩多地。还有一个说,他姐姐有地他没有,等他姐出嫁了地就归他了,但是他不知道具体有多少。

    8个工友中,除了那位60多岁的工友老家自己有房子,其他的工友在老家都没有自己的房子,回去都是住父母的房子。

 

工友:现在在农村盖一个房子,不包括装修也要4万左右,如果再搞好装修,那么就要8万左右了

工友:那我们要做到胡子白了也盖不起自己的房子

工友:我们后来出来打工的不行了,以前出来打工的人挣了钱还能勉强在老家盖起房子,我们没有赶上

 

6)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林:大家觉得我们能一直在城市找到工作吗?能一直打工下去吗?

工友:是暂时的

林:那暂时多长时间?

工友:现在招工都有年龄规定的,过了那个年龄工厂都不要了,比如,很多工厂只要1825岁的,最多也不超过30岁。

工友:那就创业

工友:创业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开始想学点技术。一想去找工作就很头疼。在班上,大眼瞪小眼看管着你,那滋味很不好受。有点知识受到尊重,没有知识没有人尊重。

林:那我们的出路在哪?

工友:没有出路。

一个教师:有些人还是有出路的,要看本人的条件和关系。

林:大家觉得我们很多打工的人看不到出路是我们自己能力的问题吗?

工友: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工友:5分的人,享不了6分的福,做不了7分的事情

林:我认识的一个工友说,很多人从生下来命运的大半就已经决定了。一个人的技术要靠学习,一个人的能力要靠锻炼,如果一个人没有机会去学习和锻炼就被认定为无能,那很不公平。现在这样来想,我们没有上大学,我们没有能力做主管,我们就是干普普通通的工作,付出劳动,干脏活累活,那么我们是不是就没有资格去争取更好的生活?

工友:谁让我们是农民的孩子。

 

5.2.13 讨论记录之三:苏州木椟工友居住状况讨论

 

时间:200967日星期日

地点:苏州工友图书室

参加人:

l        17名工友(其中有13个在工厂上班。有7个单位给交住房公积金,有6个交了社保)

l        苏州工友图书室:全桂荣

l        北京工友之家:林志斌

 

1)在集宿区居住的不便之处:

    在参加讨论的17名工友中,有6名住过集宿区,住宿时间3个月到1年多。现在,所有人都搬出来了。在座所有工友都住在自己租的房间里。大家讨论了为什么会不愿意在集宿区中住:

l        男女分开

l        朋友不许带进去住的

l        人多很吵

l        大家上班时间不同,互相干扰

l        没有安全感,贵重的东西不敢放在屋里的

l        不可以用电视或者DVD机什么的,不允许用电负荷太大

 

林:集宿区是苏州的特色,政府好像也在大力支持和推广,但是,没有想到大家对集宿区的意见这么大。我就在想,不知道谁认为这个做法成功?为什么?

全:我看到报纸上说,当地认为,集宿区是对外来人口地位的提升,我很不理解。

工友:他们觉得管理方便。

工友:听说以后住在集宿区可以从公积金里交钱。也许也会发展那种夫妻房什么。而且以后都统一规划,也许不住也得住,因为我们也租不起单元房。

 

2)租私人房子住的情况:

l        自由,有私人的空间

l        朋友来了方便

l        可以做饭

l        房子很贵,都要在200300元之间,也就8平方米左右。在苏州打工的工资在1000元到2000元之间,也就是说工资的10%20%要用来支付房租。

l        家具简单,比如,有的就一个床一个柜子

l        大多数租民房的都是公用卫生间,7户到10几户公用一个厕所和冲凉的地方。一些地方没有冲凉的设备,只能自己烧水冲凉。有的工友碰到这种情况,3层住户只有两个厕所,早上的时候经常出现很不方便的情况。

l        晾的衣服等会被偷走,放在外面的鞋被偷。

l        有房间之间只是用隔板隔开,隔壁很小的动静都可以听到。(17个工友中有4个住在这样的隔板房里。)

l        一些房东不友好,有的甚至想尽办法省水,比如,把水的总闸开得很小。

 

3)家庭团圆状况:

    在座的17位工友中,有4位结婚了的。有2位有小孩。一对有小孩的夫妇是,把孩子放在老家,夫妻同在苏州。另一个工友是,自己在这里打工,老婆和孩子在老家。

 

林:你们在工厂里的结婚的工友是同在一地打工的多还是分开的多?

工友:一般一有孩子就分开了。

林:刚才我们聊了我们具体的居住条件。但是我们活着也不是就为了有个地方住,还有其他的需要,文化生活、理想追求先不说,起码希望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打工的人当中,很多人不能一家团圆,或者夫妻分开在两地,或者不能和孩子团聚。这很不正常,但是,因为这种现象很普遍,所以感觉大家好像就接受了,把不正常的现象当做正常的了。

全:也许我们可以想一下,我们希望有什么样的居住条件。

工友:希望有自己的房子,希望全家在一起

林:那怎么才能实现哪?

工友:钱呀

工友:回老家

工友:回老家养活不了一家人

林:那位有孩子的工友的孩子十几岁了,打工也10多年了,一直希望能有个自己的房子,全家人生活在一起,那么我的问题是:到哪一天才能够实现哪?

工友:打工一辈子也实现不了。

 

4)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工友:现在机器设备越来越先进,需要人越来越少。

工友:在老家种地也一样,原来需要4个人的活现在2个人就可以了。

林: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0年,也是打工群体外出打工的30年。在座的都很年轻,不会打工30年了。第一代打工的人大都是农民,他们懂得种田的技术也从事过农业生产,他们迫于生计外出打工。他们对农村的归属感还是很强的。现在这部分打工的人有的开始要退出打工行列了,他们是接受也可以回农村老家的。但是,你们是第二代外出打工的,你们大都是学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你们不会种地,没有独立操持过农业生产,所以从知识和技能的角度来讲,你们不是农民。还有,你们中很多人外出打工一方面是因为经济收入,但是也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你们不想留在家里,在农村呆不下去。还有,在城市打工,无论城市是否真的接纳你们,你们从思想上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也就是说,我们在座各位不仅从生产技能上不是农民了,从思想认同上也不是农民了。

工友:那我们在农村找不到认同感,在城市也找不到认同感。

林:大家有时候是不是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好像我们的命运都是由别人决定的。的确,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很无奈。但是,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当初外出打工,是别人允许了,大家才出来的,还是大家就无论如何也要出来?

工友:大家就出来了

林:是呀。开始国家是采取限制的政策的,后来限制不住,就采取控制,现在控制不了,就要进行管理。所以说,政府和社会是一种互动的关系。我们的政府希望建设和谐社会就要重视民意呀。而我们也要说出我们的生活现实和愿望。

工友:大家觉得很无奈,觉得一个人没有办法,走一步算一步

林:大家是觉得因为自己个人无能所以会这样吗?

工友:是呀,就有人过得好呀。

林:我们这些打工的,就是打工一辈子也不会有自己的房子住,全家人住在一起。这是我们自己的能力问题吗?

工友:80%是自己的问题,20%是社会的问题。

工友:你一出生,你这辈子的大半就已经注定了

工友:富裕的人在很少数。自己白手起家创业的人,100个要死掉99个。是社会结构的问题。

工友:现在打工的人这么多,这么多问题,让政府一下子解决,也拿不出办法。

工友:是呀,解决这个问题要劳神、费钱

工友:这是国家大计,我们讨论不了。还是从我们的现实出发考虑。

林:那你从现实角度说说。

工友: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象一个大蛋糕,谁来切谁来分?我们打工者就是个旁观者。人民代表,解放军有多少!企业界多少代表!我们农民工几个代表,去年三个代表起码有一个半不代表咱们。

林:其实你说的就是国家大计呀。

周耕(工友):我们无奈,我们觉得无力,找不到归属感,社会不给我们机会,我们没有发泄的途径,我们没有发表意见的渠道,找不到争取权益的手段,很迷茫,找不到方向。想想现在的城市人,他们很多当初也是从外地来,他们赶上了国家的政策,成了工人和市民,可以享受医保、社保等待遇。想想我们,我们的贡献不少,干着城市人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要是真是老了要回去,没有人管,什么也没有,真的很悲惨,有的弄上工伤,这这,不合理。

林:我很同意周耕的看法。我刚从深圳过来,在那里的另一个公益组织“小小草”也组织了类似的讨论。那天只有三个工友参加了讨论,两个女工,一个男工。叫凯伦的女工告诉我,她积极参加各种活动,有的时候用手机拍摄一些照片。别的女工问她:‘你照这些有什么用。’凯伦回答说:‘也许没用,也许对我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有用。’我很理解凯伦的话。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自己都放弃了反映自己生活和表达自己想法的意愿,那么社会也许就更不关注了,而且社会上其他人即使关注我们,他们的视角和我们自己的视角是不同的。如果说,我们在工厂里面工作12个小时,连个像样凳子都没有;如果我们每天生活的宿舍连个桌子和凳子都不给提供或者没有地方放,我们还说这些都与我们无关,是我们自己的问题,那我们可能也太不看重自己了。我们不是要制造社会矛盾,而是当社会有社会矛盾的时候不要回避它,通过正常的渠道来反映。就象我和大家介绍的,我们在北京有个“打工博物馆”,还有北京的人大代表来参观过。现在,我们要在博物馆举办打工者居住状况的主题展,所以我来和大家讨论,希望把大家的看法通过总结报告和博物馆的形式反映出去。在我们博物馆的大厅里,我们用大幅标语写着温总理的一句话:‘尊重劳动,尊重劳动的价值是一个民族最基本的道德。’。我们毕竟是社会主义国家嘛!我们还是要抱着希望的,否则大家才20几岁30岁就觉得没有出路了,那这辈子太难熬了。

周耕:“关键我们该怎么做?”

工友:“看(工友图书室屋子正面上方的大幅标语),‘天下打工是一家’”

工友:“这该是一个积累的过程,通过1020年的过程。”

林:“说道该怎么做。我想,我们大多数人从小到大,思想逐渐成熟,都会思考我们为什么活着,该怎么活着。如果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途径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要想找到出路,我觉得第一步是社会责任感的建立。如果大家都认为这些问题是自己个人的问题,自己个人能力所致,所以要靠个人努力去改变,那么肯定没有出路,因为这个认识是错误的,问题不是个人能力所致,所以通过个人努力,除非去伤害别人,否则无法实现。所以需要每个人不仅思考个人的问题,而且从社会和他人的角度思考个人的问题,我们大家互帮互助,也许会找到出路。”

周耕:“是呀,如果到我们老的那一天,能有养老金,那就可以了。”

林:“是呀,其实,社会主义的理念就是这样的呀。希望社会能够公平分配资源,希望所有人都老有所养,尊重劳动的价值,而不是让资本压在我们头上。现在资本的价值越来越高,有钱能生出更多的钱;劳动的价值被压到最低,辛辛苦苦劳动生活却难以保证。”

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苏州工友图书室会配合北京的打工博物馆一起来做这个调查,也就是希望能把这些情况反映上去,会写个专门的报告,会向社会各界去反馈。通过不同的平台,有报告、有展览。展览是通过打工博物馆这个平台,打工博物馆对外开放,社会各界认识会来参观,媒体政府官员都有。这样,我们可以向社会各界去反映,争取让我们的声音可以被社会各个阶层听到。”

工友:“如果以后我们从事正当职业打工的人,政府能为我们提供福利住房就好了。其实国家的经济实用房,廉租房都应该考虑我们打工的人,但是,感觉遥遥无期。”

林:“是呀,今天、明天、此时此刻我们能做什么?那么大家就多来工友图书室聊聊,交流交流。”

全:“群策群力,当地政府对我们也是支持的。我们工友在一起多交流,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

 

 

5.3 打工者家庭团圆的状况

 

打工第一代和打工第二代对居住和家庭团圆的选择都发生了变化。打工第一代刚开始出来打工的时候,如果是男的出来打工,妻子和孩子就留在老家。那些妻子出来做家政工的,往往就是由老人或者丈夫在老家照顾孩子。时隔多年,打工第一代中大多数夫妻都在城市团圆了,一部分孩子也跟着离开了老家成为了流动儿童,一部分孩子继续留在老家成为了留守儿童。打工第二代刚出来打工的时候都是单身,他们现在也有很多有了伴侣或者结婚了。结了婚的打工第二代一般都会选择夫妻共同在城市居住,但是如果生了孩子,很多还是会送回老家让老人帮助照看。

 

5.3.1 打工家庭的子女数目

根据家长年龄的不同,家庭子女数目也不同,总体来说,打工家庭独生子女家庭占少数,在同心实验学校家长的调查统计表明(见表十四),独生子女家庭占15%,多子女家庭达到85%。3个和4个子女家庭的比例比独生子女家庭要多十几个百分点,达到27%。 调查的85户家庭中,没有子女超过4个和以上的。最多的是4个孩子。

在同心学校家长的调查结果和在社区随机调查结果不同,这是正常的,主要原因是这个两组调查对象的平均年龄不同。在北京皮村社区随机调查中,对46个已婚有孩子且孩子未独立的家庭的统计,家长平均年龄为33岁,平均每个家庭的孩子数1.5个;通过对北京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家长的调查发现,家长平均年龄为38岁,家庭平均子女数为2.2个。

在深圳的情况和北京打工者聚居区有很大的差别,首先独生子女家庭占了大部分的比例,占到74%(见表十五)。非独生子女家庭也都是2个孩子。在我们调查的结婚有孩子的家庭中,没有有超过2个孩子的家庭。在深圳的调查反映,打工者家庭的平均子女数为1.1个。

 

表十四:北京皮村打工者家庭孩子的数量-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家长调查(N=85

家庭子女数

家庭数

比例

独生子女

13

15

2个子女

49

58

3个和4个子女

23

27

 

表十五:深圳某厂某车间打工者家庭子女的数量 (N=35)

家庭子女数

家庭数

比例

独生子女

31

74.4%

2个子女

4

25.6%

说明:表十五、表十九、表二十和表二十三是根据深圳工友凯伦的调查总结的。凯伦对她所在的车间的全体51名工人进行了调查,一共是45名女工,6名男工。

 

5.3.2 打工者家庭团圆和夫妻团圆的状况

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和在南方工业区的家庭团圆差别很大,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家庭团圆的比例远远高于南方工业区。在北京皮村,打工者全家团圆(就是说夫妻和孩子都在一起的)的比例达到71%(见表十五)。在深圳,全家团圆的只有20%(见表二十),几乎所有这些全家团圆的家庭都是把老人带在了身边。

同样,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和在南方工业区的夫妻团圆差别也很大,同样, 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夫妻团圆的比例也高于南方工业区。在北京皮村,在学生家长中,夫妻团圆比例达到98%;在社区随机调查中,夫妻团圆比例达到86%。在深圳,夫妻团圆比例为86%。 一个规律是,虽然夫妻在一起孩子不一定在一起,但是只要孩子在身边,夫妻就是团圆的,这就是为什么在皮村同心实验学校的家庭中,夫妻团圆的比例达到98%。

    通过我们有限的调查发现,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和南方的工业区,夫妻团圆的比例差不多,但是家庭团圆的比例差别很大。这说明,打工者聚居区的发育和发展是打工者建立家庭生活和相对稳定长期城市生活的重要条件。

 

表十六:已婚并且有子女的家庭的家庭团圆状况(N=72

 

全家团圆(夫妻和所有的孩子都在皮村)

孩子和父母分开的(有的是所有孩子都在老家,有的是部分孩子在老家)

家庭数

51

21

比例

70.8%

29.2%

 

表十七: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家长夫妻团圆情况(N=85

 

夫妻在一起

夫妻分开

家庭数

83

2

比例

97.6%

2.4%

说明:在同心学校学生家长调查中,除去两个妻子去世的,除去一个丈夫在服刑的,剩下的85个家庭中,只有两个家庭夫妻分开,一个是丈夫在老家干活,一个是妻子在老家看孩子。我们没有把妻子去世和丈夫服刑的3个家庭在统计中加以计算。

 

表十八:皮村已婚打工者夫妻团圆情况 -社区随机调查 (N=59

 

夫妻在一起

夫妻分开

家庭数

51

8

比例

86.4%

13.6%

 

表十九:深圳某工厂某车间工人的婚姻状况(N=51

婚姻状况

人数

百分比

已婚

36

71.6%

未婚

15

29.4%

 

表二十:深圳某工厂某车间已婚工人的家庭团圆状况(N=37

 

团圆状况

家庭数

百分比

1

夫妻同在深圳,孩子在老家

22

61.1%

2

夫妻孩子和老人同在深圳

6

16.7%

3

夫妻两人在深圳,还没有孩子

3

8.3%

4

夫妻孩子在深圳

1

2.8%

5

妻子一个人在深圳,丈夫和孩子在老家

1

2.8%

6

丈夫一个人在深圳,妻子和孩子在老家

2

5.6%

7

妻子孩子在深圳,丈夫在其他地方打工

1

2.8%

8

妻子在深圳,丈夫在其他地方,孩子在老家

1

2.8%

 

全家团圆(2和4合计)

7

19.5%

 

夫妻团圆(1234合计)

32

86.1%

 

5.3.3 孩子和父母的团圆状况

    我们都知道,和打工的父母一起在城市边缘居住的打工子弟叫流动儿童,而被留在家里的叫留守儿童。当我们做研究的时候,这样称呼这些孩子好像对研究分类很方便,但是,在生活中,面对一个个打工家庭和他们的孩子的时候,“流动儿童”“留守儿童”这样的称呼就显得那么的冷酷和定格。当然,这里我们也用了这两个称呼,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我们在用这个词的时候心里是有保留的。

    前面已经说道,我们的调查样本量很有限,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在有限的调查中所发现的趋势是有代表性的: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孩子和父母团圆的家庭比例远远超过在深圳工厂区的比例。在北京打工者聚居区的调查显示,在打工子弟和父母团圆的比例达到64%到70%(见表二十一和表二十二);而在深圳打工子弟和父母团圆的比例只有26%(见表二十三)。

    我们在苏州没有能够得到孩子团圆情况的足够数据,因为多数被调查者是未婚或者还没有孩子。我们这里引用一下其它的研究结果进行补充。中国人民大学韩克庆在200576日-15日期间组织在苏州进行了调查,共做了650份问卷。在被调查的346名有子女的打工者家庭中,大多数子女在老家生活,为233人,占总数的67.3%;子女跟随父母在城里生活的102人,占总数的29.5%(见引用表一)。(资料来源:pp192193,郑功成 黄黎若莲,“中国农民工问题与社会保护”,人民出版社,2007年)。在深圳没有找到相关的二手资料,对比我们自己的调查和人民大学的相关调查,可见,苏州和深圳的情况类似。

 

表二十一:北京皮村打工者家庭孩子与父母团圆的情况-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家长调查(N=85

 

数字

百分比

在父母身边的孩子数/流动儿童

120

64%

被留在老家的孩子数/留守儿童

67

36%

孩子总数

187

100%

 

表二十二: 北京皮村打工者家庭孩子与父母团圆的情况-社区随机调查

(统计的是已婚有孩子、且孩子尚未独立的家庭)(N=46

 

数字

百分比

在父母身边的孩子数/流动儿童

47

70.1%

被留在老家的孩子数/留守儿童

20

29.9%

孩子总数

67

100%

 

表二十三: 深圳打工者家庭孩子与父母团圆的情况

 

数字

百分比

在父母身边的孩子数/流动儿童

10

25.7%

被留在老家的孩子数/留守儿童

29

74.3%

孩子总数

39

100%

 

引用表一:苏州打工者子女的居住地

 

数字

百分比

在父母身边的孩子数/流动儿童

102

67.3%

被留在老家的孩子数/留守儿童

233

29.5%

其它

11

3.2%

孩子总数

346

100%

(此表格根据书中数据做出。资料来源: pp193,郑功成 黄黎若莲,“中国农民工问题与社会保护”,人民出版社,2007年)

 

5.4 打工者在老家的居住状况/打工者臆想居住状况

    为了说明我们研究这个内容的本质思想,我们使用了这样一个用法:“打工者臆想居住状况”。“臆想居住状况”的意思是说,打工群体中的很多人,尤其是第二代打工群体,是不可能再回到农村去生产和生活了,所以说当我们谈到这些人的不可能发生的居住状况的时候就是一种臆想的居住状况。为什么要去谈一种在很大情况下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哪?那是因为很多人还在拿这种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来分析问题,包括打工者自己还认为实在不行可以回老家,当然,他们也同时要加上一句,回了老家也是没有事情做。

明明是不可能回老家的,但是却还这样去认为,把这个做为一种退路和归属,并且为这种想像去投入,这样的“臆想居住状况”既不利于建设,也不利于发展。而且大家靠臆想获得动力是一种对资源的浪费,在想像中获得安慰也很不健康。

我们说回老家是一种臆想也在我们此次的调查结果中得到了印证。调查显示,在打工第二代中,多数打工者不会种地了,多数打工者在老家也没有自己的房子。在打工第一代中,的确还有很多人有土地,也有很多人花去自己所有的心血盖了房子,但是他们真的会回去种地吗?真的会回去住辛辛苦苦盖起来的房子吗?真的会回老家县城去住自己投入了所有打工收入买的商品房吗?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一个在我们身边烤羊肉串的工友,在外面打工十几年了,花了全部的积蓄还借了几万元钱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商品房。有100多个平方米大小,价格是每平方米1000多元。因为认为这是自己一辈子辛苦的报答,所以装修也很花力气,铺地板也选择很好的材料,每平方米花了80多元。花了这么大力气,用了自己全部心血的房子不舍得出租,而自己又要在外面打工不能回去住。看着他们一家每天一直卖肉串到半夜12点,好像眼前再苦再累也可以克服,因为有个去处在等待他们。他们的动力和安慰也许就是那在遥远的家乡享受不到的宽敞舒适的房子。更何况,很多很多打工者在老家连这个安慰都不存在。

 

5.4.1 打工者在老家的土地状况

    根据我们在北京皮村的调查(见表二十四),平均75%的调查对象都说自己在农村还有土地,但是在这75%说自己有土地的人中有25%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土地。在调查中,没有发现第一代打工者和第二代打工者在土地状况上的大的差别。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在说自己有土地的人当中有四分之一的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土地,这充分说明了土地对这些人并不重要。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土地,那么这些人也很有可能以为自己有土地,其实没有。其实的确有这种情况,在调查中一个工友说自己有土地,调查人员问他有多少土地,他说他不知道,因为地是分给他姐姐的,等她姐姐出嫁了地就是他的了。还有好几个年轻工友回答,他有土地,因为他父母的土地将来就可以归他种。

    调查中的75%的打工者说自己在老家有土地是个很值得怀疑的数字,实际情况一定是大大小于这个数字的。由于我们不可能控制每一个问题单的访谈过程,所以,只能按照填写的内容来统计。

 

表二十四:打工者在老家的土地状况-北京皮村社区随机调查

 

在老家有土地而且知道自己有多少土地的人的平均土地亩数

有土地的人数

没有土地的人数

在有土地的人中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土地的人

打工者(N=53

4.130人平均)

4075%

1325%

1025%)

第一代打工者(N=30

4.115人平均)

2067%

1033%)

525%)

第二代打工者(N=23

4.115人平均)

2087%)

313%)

525%)

说明:在问题单的填写中有信息缺失的情况,有些工友说自己在老家有土地,但是没有具体告诉我们有多少土地,所以,在平均的时候就只能按照知道土地多少的工友的土地数来进行平均。

 

5.4.2 打工者是否还会种地

    在是否会种地这个问题上,第一代打工者和第二代打工者有很大的差距(见表二十五)。在第一代打工者中,大多数都会种地,说自己会种地的达到72%;而在第二代打工者中说自己会种地的只有32%。

    值得注意的是,说自己会种地不等于可以自己独立操持农业生产,很多年轻人帮家里干过农活,做个帮手,那并不等于会种地。在调查中我们无法严格监控访谈的过程,所以,我们主观认为,实际上,第二代打工者中会种地的比例还要低于调查所的的数字。

    在第一代打工者中,外出打工后就再没有种过地的站61%。在调查中,工友说道,多年没有种过地了,如果想再捡起来也不容易。

 

表二十五:打工者是否会种地-北京皮村社区随机调查

 

会种地的人数

不会种地的人数

会种地的人中打工后再没有种过地的

第一代打工者(N=32

2372%)

928%)

1461%)

第二代打工者(N=22

732%)

1568%)

343%)

 

表二十六:打工者是否会种地-北京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家长调查(N87

 

会种地的人数

不会种地的人数

会种地的人中打工后再没有种过地的

第一代打工者

6474%)

2326%)

3656%)

 

 

5.4.3 打工者在老家是否有住房

    第一代打工者和第二代打工者在老家是否有住房上差别很大。调查结果显示(见表二十七),打工第一代中大部分在老家有住房,比例达到73%;在打工第二代中大部分在老家没有住房,有住房的只占37%。

    在我们的问题单中问到盖房花了打工挣的钱数,很多工友都没有给出回答,根据少数回答了的工友的数据我们进行了统计(见表二十七和表二十八),在90年代盖房的,花了2万元左右;在2000年以后盖房的花了约57万元钱。

 

表二十七:打工者在老家是否有住房-北京皮村社区随机调查

 

在老家没有自己的房子

在老家有自己的房子

有自己房子的打工者中,老家的房子是自己打工挣钱盖的

老家的房子是父母的房子(也就是说回去要和父母合住)

90年代盖房子打工者平均每人花的钱数(N=4

2000年至今盖的房子的打工者平均每人花的钱数(N=6

第一代(N=33

927%)

2473%)

2188%)

0

21500

48333

第二代 (N=27

1763%)

1037%)

220%)

933%)

 

 

 

表二十八:打工者在老家是否有住房-北京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家长调查(N=87

 

在老家没有自己的房子

在老家有自己的房子

有自己房子的打工者中,老家的房子是自己打工挣钱盖的

老家的房子是父母的房子(也就是说回去要和父母合住)

90年代盖房子打工者平均每人花的钱数(N=7

2000年至今盖的房子的打工者平均每人花的钱数(N=7

第一代

2933%)

5867%)

4984%)

22%)

16857

71429

 

  评论这张
 
阅读(1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